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1/11(余文馨/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ATP年終八強賽 上海大師杯》余文馨現場直擊系列報導(4)
明明看完了比賽卻隻字未提賽程與賽果,其實是有點故意,因為當下我真覺得,大師杯第一天的兩場單打,雖然好看,卻沒那、麼、好看。別說是你了,我也感到納悶哪。想當初只能看轉播的時候,莫不總是殷殷期待著有朝一日將要親臨現場感受網球熱情,體育台主播不也老是說著「如果你有到現場就會如何如何的慷慨激昂!」怎麼待我真正坐到了場邊才又離奇的發現,「似乎跟在家看電視也沒差多少?!」

當然初初見到世界第三就近在咫尺時(說謊!事實是起碼間隔一百尺以上),「哇,是Djokovic耶!」也會感到情緒高漲,瞬間還有點感動於「啊我真的來了呀!」就是差點要以為這是美夢成真了有沒有。但只要稍微冷靜細想,實則不難辨識出,那應該比較接近新奇事物教人產生的興奮,說得白話一點,只是我這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在假High啦!所以待新鮮感一過,我二話不說立刻冷了下來,而且一冷就是好冷,溫度持續下降到了次場,當Davydenko對上Tsonga,尤其是第一盤時,我甚至已經凍到發睏,瞌睡頻頻。如果不是第二盤中,先被破發的Tsonga突然火力全開來個反破發,才勉強拉回我當時已瀕臨渙散的注意力,可能我真會在大師賽上睡著也說不定。

「怎麼會這樣呢?」也許外表看不出來,但我確實是個會每天反省的人。很在意竟然在觀看最喜愛的網球時睡眼惺忪,便在賽後苦苦思索了半天,「嗯只可能是因為前一天工作到凌晨才睡,那麼累所以會感到睏也很正常啊。」睡眠不足是我為自己的意興闌珊搭配的合理解釋。

直到賽程進入第二天,晚上六點,前球王Roger Federer終於步出休息室來到賽場,而自那刻起,我便無法不盯著這位曾經稱霸世界第一寶座長達237周的網球之神猛瞧,一秒不得閒,我才恍然大悟:果然網球還是看人在打的運動!重點從來不是球啊,而是決定球路的那個人。近兩年才崛起的Djokovic再帥再天才,也比不上早看了好些年的Federer來得熟悉親切,才是從電視裡走到眼前,才是神話的實踐。

可惜經驗老到的衛冕冠軍在小組賽首輪對上生涯首次入選大師賽的西蒙,只能說是出師不利。也許是由於背傷未癒,也許是如賽後Federer自己說的練習不足(一發進球率低到僅52%),加上這個來自法國的初生之犢並不好欺負,「你打得愈好,他就打得愈好。」Federer形容,所以丟掉了盤末發球局也丟了比賽。費天王的絕對優勢不再,反而是西蒙小子率先為自己寫下了新頁,連我也不禁數度為他的截擊鼓掌叫好。

一場比賽記住一個新人,倒也划算呀。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