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新新聞周刊 1217期 2010/6/30

我很喜歡看世足賽的PK大戰,但是我對這項賽制卻極度反感。

世足賽從十六強賽開始,採取一對一的單淘汰方式,輸球的一方當場打包回家,因此不會產生像小組賽一樣的和局,當然也不會出現各隊戰情因為和局而混沌不明的亂象,還要大費周章計算「誰贏誰幾球以上才能篤定晉級、同時進行的兩場比賽會產生多種排名變化」,把數學糟到極點的我搞得暈頭轉向!

但是,沒有和局不代表比賽非得踢到有一方的進球數比對方多為止。本屆世足賽並未採用「延長賽一方進球,比賽立即結束」的「黃金入球制」,而是規定正規賽九十分鐘、延長賽三十分鐘踢完,如果雙方還是不分勝負的話,就要由兩隊各派出五名球員,輪流上陣比踢十二碼,進球多者獲勝。

我喜歡看PK大戰,是因為那種一翻兩瞪眼、既刺激又懸疑的過程,看著球員們在滿場球迷與全球觀眾緊盯的巨大壓力下,孤單的走向十二碼罰球點,然後屏氣凝神地起腳攻擊,接下來就等著看門將是否賭對邊了,賭錯邊固然萬劫不復,就算賭對了,只要球的飛行角度夠刁鑽地直射球門四角邊緣,還是只能望球興嘆,並且繼續忍受下一球的無情折磨。

不過,真正好看的地方不在這裡。我想,更多球迷愛看的,應該是門將英勇地擋下迎面而來的勁射,那股完成不可能任務的英雄氣概,以及,攻門的球員竟然把球射偏了,臉上那種萬分懊惱的沮喪神情吧!所以,我們永遠會記得義大利名將巴吉歐那記踢飛了的沖天炮,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獲勝奪冠的巴西隊究竟踢進了幾球。

一方面想看孤伶伶地站在球門前的門將當英雄,另一方面又想看哪個起腳射門的倒楣鬼變成狗熊,這,就是PK大戰最令人著迷的魅力所在。

然而,我卻始終認為,這項讓前面一百二十分鐘的努力汗水完全白費,而把比賽結果交給「運氣」的射門大賽,除了凌遲場上球員與門將的身心靈、滿足萬千球迷的感官刺激之外,剩下的,就是勝利者帶點心虛、全無男子漢征服對手豪氣的僥倖,以及失敗者心有未甘、隱然覺得對手勝之不武的憤恨了。

舉個例子來說,就像棒球賽拚完九局還是平分秋色,乾脆叫兩隊各派五名球員上場來個「全壘打大賽」一樣,觀眾或許會看得很過癮,但是當運動比賽最珍貴的「尬實力、拚輸贏」被「比運氣、猜機率」的生存遊戲取代時,對揮汗奮戰的勇士們公平嗎?

所以,即使我知道足球是一項極度耗損體能的運動,也知道經過一百二十分鐘奔馳激戰,球員們大概都累癱了,但是,還是請大家拿出最後的鬥志與耐力,踢到有一方破門為止吧!只有在來回拉鋸中撂倒對手的才是真英雄,站在十二碼線「欺負」對方門將的不算好漢!就像大聯盟的比賽一樣,即使戰到天亮,也非得拚出個你死我活不可,因為,這樣的贏家才貨真價實,無愧無憾!

希望今年的世足賽不要有PK大戰,萬一真的出現了,也千萬別在冠軍戰現身!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