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新新聞周刊 1177期 2009/9/23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第一屆全國社會甲組棒球城市對抗賽」,終於走下樓梯正式露臉,台北市、台北縣、桃園縣航空城、台中市威達超舜等四支棒壇新軍,在合庫、台電兩支老牌隊伍友情客串下,合力獻出「振興棒球計畫」的處女秀,希望以日本的「都市對抗賽」為師,吸引更多城市成立棒球隊,為台灣棒壇注入活水。


不容否認的,這幾支由地方政府主導成立的棒球隊,由於是在「配合中央政令宣導」的壓力下倉促成軍,因此並不被各界看好能夠長期存活,尤其是四隊陣中充斥職棒退役球員,飽受部份人士「新瓶裝老酒如何振興棒球」的批評,至於想要向日本健全的棒球環境看齊,更還有一段遙不可及的距離。


不過,既然比賽已經熱熱鬧鬧的開打了,大家不妨再給棒協一次機會,期待這項「初試啼聲」的賽事,不要因為地方政權的人事更迭而半途夭折。


其實,所謂「城市對抗」,說穿了就是職業棒球最強調的「屬地主義」。追溯台灣棒球發展史,五年級左右的球迷都知道,昔日轟動全台的「北華興、南美和」,就是「城市對抗」的類似雛形,北部人挺華興、南部人挺美和,早已形成球迷間的共識,換言之,「城市對抗」的概念,在台灣基本上是有可能行得通的。


既然如此,為何中職行之有年的「主客場制」卻一直炒不出太大的火花呢?關鍵就在於有一支「全台皆主場」的兄弟象隊。在象迷排山倒海的勢力下,從高雄的La new到台南的統一再北上到台中的興農,這些在地球隊在自己家裡出戰兄弟時,主場球迷能夠與象迷形成「五五波」就謝天謝地了,想在球場上感受「城市對抗」的味道,總是覺得「氣氛」無法到位。


職棒尚且如此,業餘又當如何?


首先,四支新軍的地理位置全部在中台灣以北,無法形成一般人印象中「北部人」與「南部人」抗衡爭鋒的態勢,在「南部人」缺席的情況下,幾個「北部人」自己玩比賽,實在很難嗅出「對抗」的火藥味。舉個例子來說,如果你住在北縣而在北市上班,對於本屆比賽的開幕戰戲碼「台北縣vs.台北市」會感興趣嗎?而如果台北縣打贏了台北市,你又會有任何興奮的感覺嗎?


雖然周錫瑋和郝龍斌全力配合演出,互相打賭「誰在首戰輸球,就要戴敵隊的帽子一個月」,然而從首戰雙方以二比二打成平手,兩位市長都沒賭輸的皆大歡喜結局,以及四支「城市代表隊」的戰績與人氣都不如預期的情況來看,「城市對抗」的美好藍圖能否「按圖施工」打穩地基,恐怕會是個令球迷捏把冷汗的大問號。


希望周郝兩人的棒球熱度不要在開完球、打完賭後就急速冷凍了,也希望棒協能夠堅持到底,將這項「應景」式的比賽當成「長期抗戰」來打,千萬不可虎頭蛇尾、無疾而終,更盼望「南部人」早日投入戰場,讓「城市對抗」這個名詞真正成為台灣棒球文化的一部份,而不是球迷們茶餘飯後的趣談笑料!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