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Yahoo運動新聞網 2009/5/11 

以今年前二個月票房為觀察指標,兄弟象的票房收益,較去年同時期成長135%,票房仍為四隊之冠,尤其是曹錦輝正式披上黃袍為兄弟象效力之後,二場主場進帳465萬,預估個人還有18至22場先發,主場將有10至14場之譜,估算兄弟象主場票房收入3500至4500萬之間,不僅達到兄弟球團今年預設票房3000萬目標外,更是直追4800萬單一球隊的票房紀錄,這其中還未包括其他場次、周邊商品與廣告代言費用。

若您是兄弟企業的經營團隊,您說應該不應該放棄「兄弟球團」的經營?

再把關注的焦點放在另一個層面的角力上。如果把中華職棒20年當成一塊頹圮不堪的重劃地,預備重整態勢,重新建構新的規模,而目前四支球團都是配合政策執行的「改建戶」,只要其中一戶扮演「釘子戶」的角色,表態不願繼續再「玩」下去的決定,即使重劃地體質再如何的的優越,地段再如何的精華,一切規劃都是空談!

反射在中華職棒的生態上,不也如此?任何一支球團都具備了扮演「釘子戶」的理由:球團虧損。若以這樣心態,來作為球團的經營,會得到廣大球迷的支持嗎?相信將適得其反。

再進一步來說,假設母企業決定放掉「兄弟球團」的經營,這項議題是成立的話,對應洪領隊在財訊內容所說的:「兄弟飯店如果決定不玩了,球隊就全部賣掉,留著部分股權沒有意義。」極可能衍生幾個現象的事實,不僅是兄弟企業未能佔到便宜,吃虧的反而是廣大球迷與國家棒球運動未來的發展。

最重要的當然是「中華職棒」能否再繼續存活的問題;就國家整體運動發展的角度上來看,體委會或棒委會即使不願意看到「兄弟企業退出職棒球團經營」這個事實發生,但無論如何都會設法找出買主,整批接手「兄弟球團」的繼續經營,原因無他,沒有職業棒球,台灣棒球運動就沒有未來,這個時間點,沒理由再走回頭路。

當然,職業棒球在台灣20年的歷史中,企業參與球團經營,或多或少已被定位為「社會公益」與「振興棒球運動」的崇高角色,過往涉入職棒球團的企業,不勝枚舉,但最後終究不敵現實的考驗,紛紛熄燈落幕,退出職棒的舞台;其中甚多因素,擊潰當初企業組織球團的熱忱,除球員涉入賭博、放水打假球,損害母企業形象為最直接的殺手外,球團長年虧損,也是一項使企業萌生退意的關鍵因素。但積極防弊防賭,與政府對職棒運動大力扶持作多的態度,不也逐漸地在改善之中,現在所剩的就是球團的用心經營,以及社會大眾熱情的支持,而這兩項正如一刀兩面,當球團認真付出,選手在球場拼鬥贏得勝績,球迷與社會的肯定,自然會反映在票房的收益上。

「不爭一時,也要爭千秋」,剴切的來說,唯一能代表近代台灣棒球發展歷史的典型球隊,就屬兄弟球團一點也不為過,一路從社會乙組組隊出發,晉級至甲組聯賽,到職棒的創建迄今,即使職棒唯二的創朝元老統一獅隊,都沒有具備如此完整的球隊歷史記錄;然而兄弟球團這一刻繼續經營於否,正處於歷史定位的分水嶺,若放棄在中華職棒的這一片江山,無疑是將棒壇精神指標拱手讓給統一企業,尤其在今年統一獅有不小的機會完成球隊史上第一次三連霸。屆時,兄弟在棒球運動歷史的地位,也僅能淹沒在緬懷的嘆息聲中。

站在一位純球迷的立場,誠摯的呼籲兄弟企業,不妨將視野拉到制高點,寧可「因兄弟象堅持,而使中職提升」的選擇,絕對不是「因兄弟象缺席,而使中職沈淪」的錯誤決定。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