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是什麼?一個說「不」的人!───(卡繆,「背叛者」第一部份第一行)

(What is a rebel? A man who says no.

─Albert Camus, The Rebel, Part one, the first line)

 


公元兩千零四年二月廿八日,中華民國在台灣再度成為國際社會的焦點,因為逾百萬民眾,攜手走上街頭,向北京當局表達「反飛彈」的訴求,場面之壯觀,對陳總統的選情不無加分作用,而阿扁也在完成史上最大的造勢活動後,兼程南下高雄,欣賞兄弟霸權當家做主的職棒十五年開幕戰,並接受轉播單位的採訪,在鏡頭前暢談「基於政府組織精簡,體委會升格為體育部或合併成文化體育部仍在研究,但這並非貶低體育的重要性,而是將體育提升到文化的層次」等等云云。


發生在同一天的這兩件事,看似毫不相干,實則聲氣相通(隱含類比性十足的思維衝突),值得關心職棒文化者加以細嚼慢嚥,而其間最大的弔詭是,在文明演化的歷史進程中,我們究應如何公平看待(不具任何雙重標準)同屬正義之舉的「背叛」行為?


「手護台灣」的運動本質,既被放在「歷史檢視」的論述範疇,當然得回歸歷史真相,反問「從來沒有統治過台灣」的中國共產黨,憑什麼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非以武力強行解放不可」?


這是無可狡賴的事實,但全球媒體在敘及兩岸關係時,最常運用的「溝通語彙」卻是,附和中國鴨霸的單向指令,將台灣描述成「背叛中國的省份」(renegade province)。在Google搜尋引擎,鍵入「renegade province」兩字,兩萬多條線索幾全遭台灣包辦,我們「被汙名化」的程度,不到人盡皆知的地步才怪!


三大通訊社如此(法新社在九九年四月廿日發自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維多利亞省,報導前中共總理朱鎔基遭台灣遊客當面抗議的新聞;同年七月十日美聯社發自台北的消息,深度報導李登輝的兩國論;路透社兩千年九月九日發自紐約,報導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走訪聯合國的談話),CNN.com亦不遑多讓(其網站在兩千零一年五月廿二日「阿扁順利訪美,中國對美發飆」的新聞報導中,曾有這麼一段文字:台灣與中國在一九四九年的共黨革命期間分離,北京將該島視為,一個有朝一日必將回歸祖國的背叛省份),連咱自家的新聞局官方網站,也在九九年三月卅日出現「北京政府將台灣視為,一個背叛省份,再三威脅要用武力加以收復」等字眼,可見政黨輪替前的老K有多迂腐。


台灣不受中共管轄,何「背叛」之有?國際媒體一面倒地奉北京之命,為咱做負面刻劃,我們當然要反擊,因為正港的台灣人(無論台獨基本教義派、主張維持現狀者或迎統親中陣營),都應該先認定自己「無罪」的身份,並將台灣整體利益列為最優先的考量,取得正當性不容置疑的論述基礎 再從事兩岸分合的利弊得失之言辭交鋒,內部共識一凝聚成形,「背叛」說即不攻自破。


但泛綠的腦袋只容得下政治鬥爭的權力慾,缺乏如此宏觀的格局,老是站錯邊,幫對岸的立場發聲(如連戰在接受BBC專訪時,竟稱自己是純種的中國人等論調),也難怪台灣要揹負不實的「背叛」指控,永遠洗刷不清!


卡繆認為,「背叛」精神只可能存在於「理論上完全平等,實則隱藏很多不平等」的社會,在絕對平等(如某些原始部落)和極端不平等的種姓制度下之印度,「背叛者」表達意圖的手段少的可憐。準此,對照「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民主台灣,「背叛者」當然有生存空間,而史上最大的「集體背叛」行動,已「背叛」全球媒體既有的僵化認知,打贏一場國際宣傳戰,這是「手護台灣」最重要的意義。


然而,再大的勝利也有遺憾!同一天上演的職棒新球季,也在所謂的「叛將」條款已然解禁,CPBL降伏「餘孽」,弭平「內亂」終竟全功的平和氣氛下,喜獲阿扁福證,熱鬧滾滾地揭幕了,大一統的職棒聯盟,昂首告別「被背叛」的難堪記憶後,又提供什麼樣的省思給球迷?若如阿扁所言,體育要提升到文化層次,與閱聽大眾進行更深入的對話,則CPBL怕是開倒車,大做「反民主」的錯誤示範了!


卡繆說,原本逆來順受卑躬屈膝的「背叛者」之所以會覺醒是因為,發現自己的權利被侵犯!為了「忠於自己」,他必須轉身直視奴役者的鞭子,先沈默以對,再尋求反抗。


轉檯球員與原球團簽署的「不定存續期」制式合約(形同賣身契),既遭法院判決無效,「背叛他去」即屬合法行為,CPBL在鬥垮敵對聯盟,接收所有資源後,以高壓姿態「迫害」轉檯球員,勒令他們吐出半數那魯灣給付的簽約金,交換「叛將」重返壟斷性聯盟的工作權,與中國欲強行併吞台灣何異?媒體對此「暴力」措施行使「緘默權」,和跨國傳媒沆瀣一氣,將中國誣稱台灣為「背叛省份」一字予以專有名詞化,又有什麼兩樣?


「背叛」是回應不公不義、頑固守舊之體制的反作用力,人類的文明是許多「背叛者」前仆後繼堆積起來的成果,法國大革命,孫中山終結滿清王朝等例不正是如此?「背叛」也是先知者「揚棄過去,勇於創造」的具體表徵,文藝復興的啟蒙運動和達爾文的物競天擇學說,為人類增添多少文明資產?而那些人那些事在那個時代,不是「叛徒」和「異端」是什麼?如果「背叛」帶來新生的秩序,「背叛」行為就有其正面價值,即使「背叛者」只是時空流轉下,註定被犧牲的工具!


「手護台灣」的成功案例告訴我們,必要的「背叛」從「手部運動」開始即可,CPBL的「投手」和「野手」對此應知之甚詳,只可惜,「背叛」尚未成功,「英雄」仍須努力!


本文原載於Taiwan News 2004.3.4~3.17第123期(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