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球場太小了。」2003年10月18日正午時分,職棒十四年總冠軍賽第六戰開打前七個小時,排了兩天一夜的隊,三十幾個小時沒好眠的球迷,無法理解這句話如何與消失的入場券劃上等號。

去年十月,身為北部強權的兄弟象,捨棄台北天母球場,南侵可容納兩萬名觀眾的澄清湖球場,舉行總冠軍賽的前兩戰,由於球場地處偏僻,高雄的大眾運輸工具又不甚發達,東道主胖象也以此為由,請球迷自行解決交通問題,導致數量龐大的散場球迷,難以在短時間內疏散完畢,賽後週邊幹道路為之塞。

四天之後,同樣的場地,換由興農牛當家的總冠軍賽第五戰,球迷卻能享受搭乘接駁專車的福利,我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與隊史第一個總冠軍擦肩而過的狂牛做得到,而連霸成癮的胖象卻力有未逮?

當曾華偉的再見安打決定戰局必須延長,胖象總算能為北部球迷獻上一戰時,問題又來了,想進場看球?請先跟球場培養兩天感情!天母球場售票口前廣場的鼎沸人聲,吸引各家媒體注意,但職棒難民在苦中作樂之餘,依舊搞不懂「為了看場球,還得打地鋪,有這個必要嗎?誰叫咱這麼做的?請他來睡睡看!」

在科技取代人力的網路時代,為何有人拒用大家都方便的電腦售票系統,而堅持「非採復古的人工操作不可」?我們很想知道「他在怕啥!」

 一支滿載豐功偉業的勁旅,必然是手下敗將努力學習的標竿。而胖象既是連霸不止的常勝軍,或有其獨樹一幟的治隊理念。但綜合胖象的特色,不外乎勤儉持隊和低薪養兵,如此開源節流、能省則省的小本經營模式,終成職棒開賽十四年來,第一支賺錢的球團。

 遺憾的是,胖象因豐收而竊喜,球迷仍只能被迫接受二流的競技與三流的看球環境。當一支「以省錢為最高指導原則」的強權,可以用同樣的陣容連霸好幾年,老闆自然無心花錢補人,提高原有戰力,更遑論建立二軍,推動培育人才的搖籃。

 記憶再度回到2003年10月18日,憤怒的球迷合力拆除售票亭上方的「職棒十四年總冠軍賽」布條,「停賽!停賽!」的吶喊,並沒有喚來一個合理的解釋與安撫。

 晚間六點三十五分play ball,空位甚多的指定席在球場呼呼大睡,我一廂情願以為老天會還球迷一個公道,直到十局下「阿東」被「阿扁」的安打撂倒在地,game over,一切都得重來……

2004年2月28日,職棒十五年開幕,狂牛和胖象在澄清湖球場狹路再相逢,你累了吧?還會自備帳篷、報紙和撲克牌,瑟縮在胖象的腳邊,做個認命的死忠球迷嗎?難道你忘了自己受過的委屈?

 


別傻了,陪我一起回家看電視吧,不要讓黃綵帶的惡夢,又在半夜裡把你驚出一身冷汗!


本文原載於南主角 2004.3.4~3.18第38期(李依蓉/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