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1/17(方畿/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九局下兩出局兩好球後,主審與三壘審兩次爭議性的判決,粉碎統一獅奪冠的美夢,若不是這兩顆球的判決,最後鹿死誰手,猶在未定之天。統一獅在本屆亞職大賽兩度對上西武獅隊,都僅以一分落敗,奮戰到底的精神,固然值得欣慰,但幾項存在的事實,卻仍值得一提:

以本次參賽的四支球隊而言,均屬該國棒壇深具歷史傳統的強隊,且對如何提升球隊戰力,皆有積極而具體的作為。以天津獅為例,雖已連續在中國聯賽奪冠三年,但卻不時赴海外尋找比賽機會,增加實戰經驗。這四支傳統的勁旅,無形中說明了將眼光放長遠的球團,不會遷就一時的近利,而抹殺永續經營的理想與目標,時間亦會給予證明與回饋。單就7-11幾隻「open將」吉祥物,在東京巨蛋球場手舞足蹈,宣傳效果的商業利益,任其國內經營便利商店的集團,無論花費多少鉅資,也買不到如此的廣告機會。

另一個值得正視的問題,是近年來中國大陸給予我國棒球的威脅,與日俱增。此次統一獅隊差點陰溝裡翻船,敗在天津獅手中,以及後續中國大陸對日、韓的潰堤大敗,正表達一個不爭的事實:將擊敗台灣的球隊作為首要的戰略目標,不惜精銳盡出,想盡辦法就是要讓台灣落敗,這種情況日後勢必會愈來愈明顯。

這種層面下的另一個隱憂,是台灣棒球經驗的輸出,讓對岸洞悉國內棒壇的環境、發展、制度、特性、窒礙因素,乃至球員的習性、優缺點,全然暴露在對手的觀察下,日後國家代表隊在參與國際賽事時,尤其是亞洲地區的比賽,不僅要費心費力迎接日、韓的正面挑戰,更須提防中國大陸的冷箭暗算,處境之艱困危殆,可想而知。

另一個重要指標,是各球隊的年輕化,與板凳深度的展現。西武獅隊主力投手涌井秀章才22歲,第一戰擊敗統一獅的投手岸孝之,也僅23歲;而統一獅隊的潘武雄、郭俊佑、劉芙豪均在本次賽事有突出的表現,意謂著新銳戰力的投入,催化球隊的表現更加密合。倘若以本次賽事為基準,國內棒球選手明顯在制度上吃虧許多,因為日本及中國大陸棒球選手無須服兵役,球員培育可以一氣呵成,不致產生斷層問題,日本甚至開放高中生參加職棒選秀,以及職棒培養高校育成選手的措施,以儘早催化球員的成熟度。韓國則訂有「兵役豁免權」,凡代表國家參與國際賽事成績優異者,可免除兵役。

至於台灣,則認為將選手送至各球團代訓,就是解決兵役問題,殊不知沒有高強度比賽的磨練,球員將無法激發出鬥志及戰力,等到真正黃金時期,球齡老化隨之接踵而至,這種立足點上的失衡,無疑使台灣球隊戰力停滯於某一個層級,無法有效增長。

不過,有別於以往無論是國家隊或國內單一球隊,在國際賽事上的表現,「先盛後衰」、「怯場失常」、「未戰先敗」等弊習,在統一獅這次參賽上鮮少發生,反而漸漸展露球隊本身的特質,「纏鬥、沉穩、永不放棄」的球風。首戰面對天津獅,贏在九局下兩人出局;第二戰西武獅隊也在一路謹慎下,提防著統一獅反撲的逆轉;第三戰的SK飛龍,更難以相信會在統一獅手下,輸了六分之多而遭淘汰;最後與西武獅爭冠,統一獅鏖戰到第九局,才在裁判主觀及防守大意下失去江山。這幾場比賽,證明了台灣的球隊與球員,還是有很大的潛力與韌性,值得球迷們期待及肯定。

即便是事後諸葛,但這裡仍要提,讓戰局急轉直下的最後一支安打,明顯是輸在台灣棒球選手「想當然耳」的普遍性思考方式,在缺乏警覺性的回傳處理下,被積極跑壘的西武獅隊攻下致勝分,堪稱全場最大的敗筆,也暴露出台灣球員的臨場反應與細膩度,仍有不小的成長空間。

或許,有人會提出質疑:不就是亞洲各國單一職棒球隊的比賽嗎?就算是統一獅拿到冠軍,就能代表我們國家的棒球實力,優於日、韓兩國嗎?這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但如果從統一獅報了去年被SK飛龍提前結束的一箭之仇,以及預賽、決賽兩場球賽都對西武獅構成嚴重威脅來看,至少足以證明台灣職棒的實力,其實並非如我們想像的那麼不堪一擊,光就這一點而言,統一獅這趟亞洲職棒大賽之旅,用「不虛此行」來總結,應該是最恰當不過的評語!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