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華棒協公佈雅典奧運二十四人國手名單的第二天,美國小聯盟上演台灣「雙龍會」第二集,胡金龍首局陽春彈砲打羅錦龍,全場並攻下兩分打點,超過三成的打擊率持續攀升。

 


胡金龍身材不高、體型不壯,與隊友站在一起也不甚起眼,但在二○○二年世青賽時,他憑著靈活的守備身手和優異的打擊技巧,獲得諸多球探的好評,隔年即成為台灣第三位加入洛杉磯道奇隊的球員。


加入道奇後的第一年,胡金龍在新人聯盟打滿一個球季,交出三成○五的高打擊率,今年升級到低階1A哥倫布鯰魚隊之後,棒子仍舊火燙,成績更上層樓,日前並入選南太平洋聯盟明星隊,道奇內部對他亦評價甚高,認為他有「站穩大聯盟先發」的實力。


然而,這樣搶眼的表現卻未獲棒協選訓小組的青睞,甚至連四十二人觀察名單都未能入選。對此,胡金龍倒是挺坦然,因為他心裡有一個答案──去年世界盃表現未符期望使然。


回顧去年古巴世界盃,胡金龍與武昭關是唯二接受徵召的旅美球員,之所以徵召他們,與其說是為了爭取最佳名次,倒不如說是為今年奧運儲備可用之兵(即使當時奧運資格賽尚未開打),而胡金龍在世界盃的成績是:十打數無安打,外加一次守備失誤。


如此空虛的表現,的確很難讓選訓委員看上眼,把他拉拔上「各隊軍容皆壯盛無比」的奧運戰場,但回過頭去探究去年世界盃前的成軍情形,又會赫然發現胡金龍的箇中委屈。


胡金龍自青棒以來,幾乎不曾離開游擊大關,到了美國以後亦復如此,但由於中華隊教練團已內定另一位攻守俱佳、較有長打實力的陳鏞基擔任先發游擊位置,胡金龍在教練團的安排下,只得移防二壘,於是他在球季結束回國後,一方面忙著熟悉二壘,另一方面又必須趕緊找回「因一個多月沒比賽而失去的球感」,對他而言自是不小的壓力。


更沒料到的是,就在臨行前,原本的先發三壘手陳嘉宏因藥檢未過,迫使中華隊緊急換將,把胡金龍調去改守三壘,在守備位置游移不定的情況下,胡金龍的臨場表現想當然受到影響。


翻開往事,時間回到二○○一年,當年胡、陳兩人同是在台舉辦的亞青賽國手,巧的是當時陳鏞基鎮守二壘,胡金龍防守游擊,恰恰與世界盃相反。


今年初加入西雅圖水手隊的陳鏞基,是去年世界盃和亞錦賽唯一的雙料國手,這證明中華隊教練團對他的高度信任。而事實上,陳鏞基之所以能入選亞錦賽,正是因為他「內野全才,調度活棋」的角色,但在世界盃時,教練團卻將他固定在游擊防線,反而讓守慣游擊的胡金龍「兼差」二、三壘,如此調度真是匪夷所思。


中華隊教練團對陳鏞基的厚愛,對照胡金龍在二、三、游疲於奔命,實在很難不讓人為他叫屈。而從這個地方也可以看出棒協選訓作業「挑人不夠仔細、用人不能唯才、也缺乏對選手的全盤了解」等弊端,但球員若因「非戰之罪」,無法發揮應有的正常水準,導致留下前科,日後遭棒協「加註星號」(列為拒絕往來戶),又得怪球員自己時運不濟,活該倒楣,不能歸咎棒協勢利眼,這公平嗎?


很顯然的,此次雅典奧運,胡金龍是被選擇性地遺忘了,只因他搞砸了一次「連棒協本身都不是很重視的」國際賽!身為繼陳金鋒、曹錦輝、王建民之後,我國第四位入選小聯盟明星賽的球星,又在競爭激烈的美國職棒游擊防區站穩一席之地,胡金龍其實已不必靠國際賽證明實力,正如他自信滿滿所說的「等到二○○八年,我大概也沒資格去打奧運了!」那般,他遲早會在大聯盟發光發熱,但咱充其量只能翹首倚門,黯然低吟「堂堂一尾金龍,胡不歸」!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4.7.8~7.21第141期(李依蓉/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hittables 的頭像
unhittables

◆邊邊角角棒球論壇◆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