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三十日,具役男身分的旅美好手曹錦輝,在大聯盟拿下生涯第一場救援成功;同一天,誠泰總教練郭泰源對今年連辦三次的代訓球員選秀,因水準參差不齊導致成效不彰有感而發:「選秀是何等神聖的事,但國內代訓球員選秀卻敷衍了事,令人不敢茍同。」

郭總不愧是見過世面的沙場前輩,平日的他雖然沉默寡言,但只要發出不平之鳴,絕對是擲地有聲!當某些球團猶在斤斤算計自己在選秀中吃了多少虧時,他已經一語道破代訓制度的不當質變,以及役男選秀的錯誤量變!

代訓制度的由來,原本是體委會的一番美意,將每年為數甚眾的替代役男撥交職棒球團訓練,藉由國家資源的全面釋出,一方面讓這些選手不致因入伍而荒廢球技,另一層更深的用意,則是期許各球團善用役男不斷增援的機會,儘速建立「千呼萬喚始終出不來」的二軍制度。

但是,誠如郭總所感嘆的,由於職棒主事者得過且過的茍且心態作祟,在沒有也不願提出配套措施的窘態下,這項立意甚佳的構想,竟慘遭草率的選秀方式與散漫的代訓過程嚴重扭曲!

首先,體委會最殷切期盼的二軍制度,不但仍被多數球團束之高閣,繼續紙上談兵,連替代役男們都彷彿成了跳蚤市場裡的拍賣品,入伍前先被兒戲般的選秀貶低身價一番,「下部隊」後又沒有一套完善的訓練計畫等著他,際遇不幸者甚至淪為球隊裡搬貨打雜的小弟,寶貴的國家資產被誤用濫用至此,不禁令人為體委會與這群阿兵哥叫屈!

然而,更糟糕的問題還在後頭:由於代訓制度不敵職棒球團的私心,因此在分發球員時,被各隊的分贓心態變相轉化為「尋找即戰力的提前選秀」,在沒有二軍陣營可以充分安插各方好漢的情況下,產生了不當的排擠效應,於是在比賽中頻頻出現這樣的畫面:剛拿到退伍令的菜鳥馬上被推上前線,硬生生搶走了部份現役球員的飯碗,無處可棲身的他們,竟成了最無辜的犧牲者!

明明是一套「增加工作機會」的振興方案,為何一落入職棒球團手裡,老闆們反而更加有恃無恐,成了「徒增失業人口」的屠刀呢?明明已經提供這麼多選手幫你撐起二軍大旗,為什麼你偏偏得了便宜還賣乖,抱怨這項制度增加負擔、而且還搶不到即戰力球員呢?

說穿了,又是職棒圈短視近利的生態作怪,才讓一向謹言慎行的郭泰源,也忍不住跳出來說了重話。這幾年來,由於各級學校的棒球聯賽逐漸步入軌道,新生代好手隨之一波波湧現,各球團不像以往必須靠「營養金」來綁住心儀對象,再加上代訓制度讓無緣放洋深造的役男球員,一個也逃不出「密集選秀」的手掌心,老闆們當然樂得翹起二郎腿判定子弟兵生死。至於二軍,恐怕已經成為「巨蛋」的同義詞:喊喊就好,別太當真!

試問:在這種撿現成、便宜行事的心態下,誰還願意長期觀察業餘新秀、用心栽培代訓選手?難怪誠泰教練呂明賜倡議成立「球探部」的遠見,絲毫引不起各隊的共鳴了!於是乎,在「瓜分利益、各懷鬼胎」的代訓選秀中,有球團被自訂的遊戲規則套牢而大聲喊冤,在這原始脫序的職棒叢林中,當然不足為奇。真正吃了悶虧的,反而是熱臉貼上冷屁股的體委會!

誠如郭泰源所說:「職棒要有好的發展,制度就必須健全。」反過來想,如果一套出發點良好的制度,卻如同秀才遇到兵般怎麼也行不通,與其歹戲拖棚倒盡球迷胃口,不如在懸崖邊踩下煞車。既然代訓制度不見容於器度狹窄的職棒圈,弄得球團怨聲載道、球員虛擲光陰,乾脆壯士斷腕,讓代訓制度走入歷史吧!用這帖猛藥迫使球團認真思考成立二軍的可行性,或許還比較有療效一些。

畢竟,役男是國家的資產,把他們「收歸國有、集中管理」,在「北京奧運七金計畫」的充沛財源挹注下,結合大專院校、業餘球隊,研擬出一套完整的聯賽制度,從不斷的比賽中汲取經驗,一來可免去窩在職棒球團裡扛球具、數饅頭之弊,二來也可為下屆奧運儲備部份戰力,誰曰不宜?

而在職棒聯盟這邊,也應認清「沒有二軍容納新兵,選秀無異葬送生命」的事實,趕快大刀闊斧催生二軍,讓日後源源不絕的生力軍,有個預備基地可以整編訓練,並且趁此機會還選秀一個公道,在嚴謹而慎重其事的情況下「一年一選」,不僅可以吸引球迷與媒體的目光焦點、還能趁勢塑造超級新人,一舉而數得,到底有什麼好猶豫的呢?

制度,是進步的象徵,但活用制度,才是進步的動力。當我們發現水土不服的代訓制度,經職棒球團一番狼吞虎嚥,把神聖的選秀制度變得一文不值,而這一切亂象的癥結又是出自二軍制度的難產時,就應該用非常的手段毅然取消代訓,給不求長進的職棒當局一個教訓,才對得起因執行者的怠忽而無辜受害的球員們,也才不負奧運結束後,依然在場邊搖旗吶喊的球迷癡心。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10.9~10.15第446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