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新新聞週刊 1090期 2008/1/23(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棒球是陽光下的運動,在烈日下揮灑汗水的球員們,踩著綠草地上躍動的身影,盡情展現球技。不久前某報刊登了一張洋基隊今年度的月曆照片,主角是在投手丘上邁開大步投球的王建民,在陽光的投射下,建仔腳下的影子也顯得特別巨大。

不過,如果球員的影子沾上違反運動精神的墨汁,就會從磊落的光影變成晦暗的陰影,並且在好事者捕風捉影的渲染揣測下,如影隨形久久不散。

前陣子傳言將重出江湖的時報鷹隊,因為消息提前曝光,主其事者頓如驚弓之鳥,隨即連聲否認「中時媒體集團贊助的大理青棒隊,在球員升上大學後,將透過與大學隊建教合作的方式,讓時報鷹隊重返業餘棒壇」,原本可能一舉掙脫多年黑影束縛的時報鷹,遂再度被鎖入球迷的歷史記憶裡,而被媒體封為「三代鷹」的大理青棒畢業隊員們,也暫時失去繼續獲得奧援及並肩作戰的機會。

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事隔多年,「時報鷹」這三個字依舊如此敏感?這個社會還要「懲罰」它多久?在當年涉案球員陸續緩刑期滿的此時,昔日的黑影為何還是揮之不去的沉重包袱?如果媒體所稱「很多球隊只要聽到時報鷹,就很難談下去」的報導屬實,不啻證明了一點:「時報鷹」三個字根本就是無辜的代罪羔羊,大家痛恨的應該是隱身在幕後的賭博原罪,而不是表面上這塊早就應該除罪的招牌!

所以說,時報鷹主事者想回過頭來支持業餘棒球,有何不可?為何一定要把它和「賭」聯想在一起?就算它的終極目標真如媒體所猜測的「在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有朝一日不排除重返職棒,又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究其緣由,大不了是鷹隊昔日高層想彌補自己多年來的遺憾罷了,有必要因為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就繪聲繪影,害得人家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嗎?

在這次事件中,最無辜的莫過於大理青棒隊的球員們,好端端的被人冠上「三代鷹」的稱號,美其名曰象徵薪火傳承,但是聽在某些人的耳朵裡,恐怕又要往黑暗的角落裡硬鑽,莫名其妙地對這群大孩子投以異樣的懷疑眼光。說實在的,這種加油添醋的多餘標籤,不要也罷!

最後,不得不提及大理青棒隊的「影子總教練」廖敏雄。這位當年以陽光少年形象風靡無數球迷的「棒球王子」,就是被賭博陰影拖累,淪落到只能在看台上「關心比賽」,必須等到球監期滿才能坐在休息區裡調兵遣將,這又是一個多麼大的諷刺?而他縱使早已緩刑期滿,卻不知還要被無形的黑影壓迫多久?

賭博,的確不可饒恕,但是,時報鷹和孩子們實在沒理由一肩扛下莫須有的罪嫌!如果你我都能用更前瞻健康的眼光來看待時報鷹的復出,讓這隻驚弓之鳥勇敢地展翅上騰,相信在和煦暖陽的撫慰照拂下,鷹群的影子不但將不再沉重,反而可能讓陰沉許久的國內棒壇,見到一絲撥雲見日的希望曙光!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