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本文原刊載於 新新聞周刊 1230期 2010/9/29

兄弟象要封王了!難怪。」穿過重重的車陣到達新莊球場前,聽到一旁騎著機車卡在人潮中的大叔如此說著。

久違的球場。今年來到新莊球場的次數,一隻手就能數得出來,和朋友相約趕上季末的賽事,算是盡完球迷應盡的「義務」。和絕大多數到場球迷目的相同的是,想要見識一下整場不分一、三壘區,滿滿黃色彩帶拋向場內的壯觀畫面,不同的是,我們在熊隊林智勝擊出全壘打時會不自覺地站起來熱烈鼓掌,這舉動在這場封王戰中顯得極為異類。

現場排隊買不到內野票,只好坐到外野去。朋友很驚訝還能在中職遇上買不到內野票的場次。爆滿的票房肯定讓聯盟、球團、攤販商家、轉播單位樂不可支,但我相信還有更多球迷心中可是百味雜陳:「中職票房果然還是要靠兄弟象啊!」是一種既可笑又可悲的嗟嘆。

兄弟球團的經營手法向來為人詬病,飽受批評,和各國職棒運作方式相較,幾可以說是完全反其道而行,然而在中職卻能維持票房第一的保證,尤其在去年受到假球案重創的影響下,戰力削弱大半,竟還能打進總冠軍戰,這種「無懼逆境」的熱血戲碼,或許只會在充滿奇蹟的台灣上演。

熱血激情的背後,堆疊著無數中職的問題。單就戰力而言,今年兄弟象隊的戰績無疑是由洋投帶領殺出,由另一面向來看,便代表著中職的打擊水準只停留在「本土程度」,無法突破洋將的封鎖。儘管眾人對「中華職棒」有著諸多不滿,它依舊是目前台灣棒球的最高殿堂;一支球隊光憑洋投就能拿下季冠軍,更將台灣選手與外籍選手的落差表露無遺。

再由球團的商業經營來談,兄弟球團所屬企業的資本額是目前中職四隊中最低的,球團的經費也相對最少,少到要用來維持一個「正常球團」的運作都相當拮据,難免造成行政上的捉襟見肘,以及內部體制上的失衡。但這樣的球隊反而能奪得冠軍,締造最高票房,跌破一堆專家與球迷的眼鏡,不禁讓人懷疑:到底是兄弟象隊的韌性太堅強,還是其餘三隊的實力太脆弱?

「兄弟封王,酸民崩潰」或許可以一吐象迷的怨氣,但在情緒性的口水戰之外,許多球迷不解的是:如此「cost down」的經營模式還能拚出戰績與票房,這種違背國際職業運動常態的現象,是不是中華職棒、或是台灣棒球運動的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這可不是一句「國情不同」就足以解釋的。

IBAF及LLB等國際青少棒賽事才剛過不久,台灣代表隊所創下的佳績依然讓人津津樂道,同時卻也出現多方檢討的聲音,為什麼台灣的青少棒表現如此亮眼,成棒卻仍落後他國一大截?中職在台灣棒球環境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正面與負面的影響究竟有多少?還有多少人可以在象迷回流、中職票房再現生機的表象下,持續關注並推動中職的改革?

兄弟象隊風光封王,卻令許多關心台灣棒運的球迷陷入憂心茫然的渾沌之中。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