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的戶頭裡有兩千五百萬台幣,我會抽出一千萬去買個安穩的窩,五百萬把兒子養到入伍前一天,五百萬存起來當老本,剩下的五百萬拿去投資,看看能不能再生出另一個兩千五百萬…。

不過,有些天才顯然對這套庸俗的理財計畫嗤之以鼻。比方說,在美國有個叫艾科的時尚設計師,就掏出了同額美鈔,在網路上標到大聯盟新科全壘打王邦茲破紀錄的第七五六號紀念球,然後為這顆球架設了一個網站,並且提出三個選項,邀請大家上網公投,決定該如何發落這個價值非凡的玩意兒。

看完這則新聞,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時尚設計師真好賺,可以把一個人一輩子的夢想如此糟蹋…,不過,艾科到底想出哪三個點子,倒是令我十分好奇:

第一、 直接送進棒球名人堂。

我的天,花了兩千多萬如果只是為了行禮如儀把球送進另一堆寶物裡的話,我真懷疑這個毫無創意的設計師,他的作品會有誰想瞧上一眼?與其如此畫蛇添足,不如把這顆小白球送給「醫藥名人堂」還比較名正言順哩!

為此,我特地上網搜尋,結果發現這世上還真的有座醫藥名人堂!而且它就在美國的隔壁加拿大。反正既然有這麼多人質疑邦茲的紅不讓全是針筒和藥罐子的功勞,送進醫藥名人堂以表彰現代醫學科技對棒球的重大(不是偉大)貢獻,總比送進棒球名人堂被球迷吐口水好多了吧!

第二、 在球上烙印星號後再送進棒球名人堂。

這個選項徹底揭穿了艾科的底細。從這個充滿嘲諷與蔑視味道的題目裡,證實了這世上真的有人願意浪擲千金,只為了嘲笑另一個和他完全不相干的人!

好吧!如果真的那麼想替自己打知名度的話,為何不玩大一點?乾脆把這顆足以彰顯大聯盟歷史的球寄給國際奧會算了,一來重申「大聯盟的藥檢與你們家格調不同」的立場,這個全球頂尖的棒球組織擁有自己的遊戲規則,二來順便提醒奧會大員:小小一顆棒球可以帶來這麼多樂趣,就別再把棒球排除在奧運門外了!反正你們有藥檢這項終極殺手,怕什麼?

第三、 把球發射到外太空。

這個點子就好像把一個大惡棍處以終身監禁一樣:「我明知你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但是我就是不想再看到你。」此想法雖逗趣,但還是有執行上的困難,首先,邦茲不是穿太空人隊的球衣,其次,必須再掏出一大把鈔票向太空總署訂位,而且萬一發生類似電影「阿波羅十三號」的意外,沒能完成運送任務,怎麼對得起上網投票的萬千球迷?

所以,為求保險起見,還是把球送回舊金山巨人隊最妥當,無論是當成鎮隊之寶或吉祥物都好,所謂「全美皆醉我獨醒」,當老美都被禁藥迷得暈頭轉向的時候,唯獨舊金山對邦茲無怨無悔不離不棄,把這顆球送回老家也算是適得其所了!

總之,你說艾科是個白癡也好(這是本尊邦茲說的),說他是個球癡也好(這是本人我說的),都不能改變一個現實:球是無辜的,紀錄也是無辜的,與其花兩千五百萬演一場無厘頭的公投鬧劇,還不如拿來讓我這個平凡的爸爸幸福過一生,是不是?

贊成的,請上網投我一票!

本文原載於新新聞 2007.9.26第1073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