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4月24日邁爾斯沒有被克勞佛轟出滿貫彈,建仔傷癒復出的首勝早就到手了;如果,8月13日維隆沒有連擲兩記暴投,讓建仔留下的跑者輕鬆得分,建仔的勝投還是可以入帳;如果,9月21日一局下戴蒙沒有盜壘,隨後基特的二壘打和阿布瑞尤的內野滾地以及A-Rod的深遠飛球,即可讓洋基先馳得點連下兩城,藍鳥的哈勒戴會否一路風平浪靜,只怕是一個大問號,果真如此,七局僅責失一分的建仔,勝投依然有望,則整季結算下來應有22勝,紅襪的貝奇特硬是得靠邊站,不是嗎?

但是,這些「如果」充其量都只是假設語氣,因為既曰「如果」即意謂著「未曾發生」,而棒球在本質上是拖著時間往前「跑」(run)的運動,不是在時光逆流的夢囈中倒退走的遊戲,形形色色的「如果」終究是虛擬式,不存在於現實裡,而大聯盟的現實又極其殘酷,建仔追平去年的19勝,已屬難能可貴,也助球隊打進季後賽,功勞簿上當然有他的份,面對皆大歡喜的雙贏,擁王球迷夫復何求?
更何況人生本來就是在「因緣際會,有得有失」的「如果論」中翻來覆去,真要念茲在茲斤斤計較,日子鐵定不痛快,倒不如學學沉穩的建仔,一切平常心視之(至少他從不浪費唇舌說三道四)!畢竟棒球也是人生的一部分,沒有諸多「如果」夾雜其間適度點綴,哪來的話題和嘴砲潤飾球賽的可看性甚至可讀性?

不過,再怎麼豪放不羈,殘留腦海的遺憾就是遺憾,任誰也無法將記憶歸零,忘掉9月15日建仔在波士頓向地頭蛇貝奇特稱臣的窘相,因為最關鍵的這一仗輸了,勝投王和賽揚獎也連袂飛了,不搥心肝才怪!

而且,這雙喜臨門的機會何日會再叩關,也只有天曉得,儘管大家常自我安慰說「建仔才三年級,來日方長」,但大聯盟強投如林,攔路作梗的程咬金比比皆是,像張伯倫那樣的超級新秀,也會爭先恐後一個個冒出頭,建仔的三振數和防禦率都不具優勢,唯有落戶黃金打線庇護的洋基隊,比較容易掙得勝投王的冠冕,但他能在紐約待多久是個未知數,萬一建仔遷籍別處,上述「如果」劇本還有那麼大的牽拖空間嗎?

總之,今年的例行賽是結束了,建仔又再次擦亮「台灣之光」的招牌,只是耀眼的霓虹燈周遭,被幾個語意曖昧的連結詞給團團圍住,持續照射台灣無數個夜未眠,讓驕傲與失落交替著在日出前伴隨東方巨星的升起而沉沉睡去。

本文原載於2007.10.3 中國時報(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