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年總統大選政黨輪替後,李登輝主政期間隱然成形的本土化路線,終經由體制上的權力移轉獲正式確認,影響所及,形形色色各類本土化論述也紛紛出籠,呼應當權派「重整政經秩序,改造台灣社會」的意識形態需求,彷彿本土化此神主牌的單向邏輯若全面施工,台灣文化的永續發展即不成問題,完全忽略「全球化風潮正同步席捲世界各國的現象,並不利於某些本土化欲求的擴張或滿足」此一事實,其結果是,相關產業的國際觀被迫龜縮回去向下調降,負修正負成長!

職棒就是最典型的反面教材,因為CPBL袞袞諸公對洋將的來來去去始終如鯁在喉疑懼參半,亟欲除之而後快,改採純本土選手當家做主的鎖國政策,惜各隊利益不一,每每相互掣肘,致該願景「說歸說,談何容易」,老是胎死腹中無法實現,但拜「職棒賭風疑似捲土重來,洋將再成待罪羔羊」之賜,老猴變不出新把戲的排洋說又敗部復活了。

兄弟象總教練林易增率先發難,暢言「既然洋將難管理,不如明年球季不用洋將」及「我會向洪領隊報告,評估球隊戰績重要?還是未來職棒發展才重要」等反動言論,同一篇報導還把甫下台的前統一獅總教練謝長亨拉進來一起背書,不獨如此,幾天後La new熊總教練洪一中也跟進了,甚至端出「砍洋將,養二軍」此配套方案供聯盟主事者參考,這些跡象似顯示,各隊的認知不無形成「一種共識或一個決策」的可能,果真如此,會對CPBL的未來造成什麼樣的衝擊?

其實,比這個問題更殘酷的疑慮是,連「病灶癥結究何在」都搞不清楚的CPBL,會有「未來」嗎?有的話,在哪裡?

試問,洋將會涉賭,是洋將的問題,還是環境的問題?美國、日本和南韓,哪一國的職棒沒有所謂的「洋將」?他們的洋將有涉賭或敢涉賭嗎?來台打球的洋將,若有機會重返大聯盟或轉戰日韓,敢在如願以償後,冒險收黑錢打假球嗎?

為何「橘逾准為枳」?道理很簡單,薪水低,競爭度低,可看性低,球風層次低,經營格局低的CPBL,早就被全球職棒網絡給徹底邊緣化了,罩門如此鮮明,見多識廣的老江湖洋將哪會看不出來?想搞鬼的人怎沒機會?

可悲的是,當事人自己竟渾然不覺,毫無反省能力,甚且患了被迫害妄想症的大頭病,動不動就找洋將算帳,一副「把這些害群之馬攆走,職棒就可高枕無憂百毒不侵」的樣子,殊不知,偵辦職棒賭博案的檢調單位曾告訴我們,涉賭行為並非洋將專利!

所幸,台灣棒球的希望種籽已遠颺美國,內行的球迷早就把看球的樂趣轉往王建民和陳金鋒身上,他們才懶得管CPBL的死活,也不用擔心下面這件鳥事會發生:萬一哪天美國佬想不開了,決定師法CPBL閉關自守的政策,把王、陳等人統統趕回來,接受CPBL的無厘頭管轄…………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5.7.7~7.20第193期(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