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恩宇的一記失投球被韓國隊李鍾旭咬中,而中華隊的守備失誤又連續出現,縱使現場有上萬觀眾大聲吶喊奧援,依舊改變不了地主隊輸球的命運。

與二○○三年札幌之役舉國瘋狂的熱度相較,同樣是爭奧運門票,這回亞錦賽的氣勢顯然略遜一籌。究其原因,固然與只取一隊難度甚高有關,但國內民眾的生活態勢丕變或亦有牽連。簡言之,當政治亂象不斷,景氣持續低迷,大多數人的日子過得不太如意的當下,支持台灣棒球最力的中產階級之生活條件已逐漸下滑,對國際賽成績容或關切,但「熱情」卻大不如前,於是乎大夥兒是否仍有餘裕及興致,將注意力投注於這場艱困的亞洲戰爭之上,就不無疑問了。

反觀奪標呼聲最高的日本,自從抱回經典賽冠軍後,無論是子弟兵在大聯盟的整體表現或是亞洲職棒賽三連霸的強勢演出,都為其號令亞洲的霸主地位不斷加分,正因如此,這支由日本國內菁英組成的代表隊更是不敢怠慢,來台前先與職棒隊與澳洲隊過招,大軍開拔後更是嚴申軍紀,要求麾下的職棒球星們不得外出、不准外食,其臨淵履冰的備戰態度,正顯示日隊係以軍事戰的高規格在大剌剌地向外界宣示:「冠軍非我莫屬」的必勝決心!

至於在韓國這邊,雖然還是一如以往大打煙幕彈,一會兒放出「投手狀況不佳」的消息,一會兒又大炒「壓縮棒」的新聞,看似虛張聲勢地大搞心理戰和神經戰,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與昔日毫不畏懼扶桑客的強悍態度比起來,這回阿里郎似乎變得低調到不行。還有,大家全忽略了這次亞錦賽還有一位「B級」的勝利者菲律賓,這支隊伍簡直就像隱形了般,絲毫激不起任何話題。

易言之,這場亞洲戰爭明顯地勾勒出一個標準的M型化現象:由於實力上的差距,兵多將廣的日本隊得以擺出捨我其誰的陣勢,視飛往北京的機票如禁臠,而菲、泰等國則是在另一端的底層孤單落寞地陪列強打球,至於咱台灣則由於戰力基礎的薄弱而導致自信心不足,有如不斷往下塌陷的中產階級般,從亞洲職棒賽到世棒賽再到亞錦賽,一路令國內球迷失望搖頭。

不獨台灣如此,一向自尊心極強的南韓,在虎視眈眈的日本注視之下,這回似也趾高氣昂不起來了,道理很簡單,亞洲一哥究竟是誰,大家心知肚明,桃太郎必將整碗捧去的態勢既然再明顯也不過,台韓被聯袂M型化的命運就不言可喻了。

M型化的經濟社會,讓貧者愈貧富者愈富,M型化的亞錦賽,也讓強弱兩極強烈映照下的台灣和南韓,很難有啥大作為,面對形勢比人強的棒壇生態,於今之計,唯有寄望國手們拿出奮戰精神,對日本打出一場有內容有品質的精采好球,能贏球最好,就算輸球,也要輸得讓球迷感動佩服!

本文原載於2007.12.02 聯合報民意論壇(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