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INK印刻文學生活誌 No.54 2008 2月號(陳金鈴/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下午,細雨濛濛飄著,氣溫攝氏9.8度,相對濕度90%,寒流來了,好冷,這無關笑話,是真的。

羽絨衣覆裹著受凍中的體溫,以為足與寒風抗衡,不料趿著水的步伐已溽溼褲管,陣陣冰涼由腳底向上直竄,冷不防打了個哆嗦。用力呵氣想為失溫的指尖取個暖,眼前卻雲煙瀰漫,整條街頓時變得夢幻無比,待白霧散去,蕭條的深灰又重現了。

若依循自然天行,冬日萬物寂寥,睡上一整季亦甚合理,但因人類過於靈慧,活該非要自強不息,我們纔得在這樣的季節裡勉強自己上工,要知道光陰不待人,不進則退,浪費時間的奢侈,並非每個人都消受的起。

所以一年未盡,各職業球隊已在冬天展開「春訓」囉。

十月份球季結束,為了低調渡冬,修剪枝椏是例行工作,遭解雇的球員如同落葉紛零,倖存的成員們則在短暫休息後,趕在年底前回到球隊進行訓練。

在這樣的天氣裡,若握者輕盈傘柄的手指感到委屈,可以教它們看看,握住球棒的一雙雙手臂,是多麼頑強地抵抗迎面呼嘯而來的「硬物」;或者,當兩腳嫌棄鞋襪布料不夠禦寒時,可以教它們瞧瞧,穿著釘鞋的一對對足肢,是多麼堅毅地反抗地心引力倨傲的魅惑。

有人說,南部人就是比北部人熱情,我很難反駁。氣象局發佈低溫特報時,不但北部連日陰雨,毫無停止跡象,更出現10度以下的低溫,而身在高雄的朋友們,卻說當地天天大太陽,中午還可以穿著短袖逛街……

或許北回歸線以南的地區,終年受陽光關照,使得人們的心地更為和善也說不定。

大本營在高雄的La new熊,就讓球員穿著短T短褲在墾丁海邊奔跑,還安排泡湯的行程,把人從頭煨到腳,澈底驅走寒意,叫人由衷覺得感恩窩心。而此情此景看在正於北海岸鐵皮屋中「自主春訓」的「前Cobras」成員們眼裡,不知是否會心生羨慕或妒忌,還是喟嘆就著唏噓呢?

他們的「前老闆」已經收手,甚至宣佈終止球團運作,除了停付薪水,還將發球機、跑步機等各式各樣的訓練器材全數清空撤光,鐵皮屋裡也只剩下幾座殘破的球網、十幾顆灰舊的破棒球。

它們是被遺棄的。當然,無獨有偶的他們,也是。

頂著酷寒邊走邊想著,不知不覺間已來到巷口。一隻小貓咪倏地由停放在牆畔的機車群中鑽出,駐足張望前方,發現我的腳步正朝牠逼近時,又一溜煙地躲進對面的防火巷裡,全身短毛因蘸了水滴而糾結在一起的形影,在澟洌的寒風照拂下,顯得格外地纖弱。

我停下腳步,來回睃尋小貓咪的蹤跡時,只見剛剛那隻小貓咪蹬上被堆棄在角落的廢木櫃,瑟縮在一隻蜷臥著肥軀的白色大貓前,回頭直瞅著我,另一隻體型和小貓咪等大的幼貓,則以防備的姿態,面向我站立著,反倒是大白貓毫無戒心,抬頭瞟了我一眼後,又埋首回腳邊了。

我認得大白貓。因為先前即有幾隻成貓在這一帶盤桓,附近幾個婆婆會定時餵食牠們,前一陣子大白貓突然消失了好些天,原來是請產假去生寶寶了,婆婆們也不忘為這群新生兒準備較細緻的餐點,讓小貓咪們好吸收。

相較於「前Cobras」球員的境遇,善心婆婆的護貓術,的確人道多了。

因為被遺棄的球員,不僅薪水沒著落,連餐點也無人供應,中午時多以水煮蛋和烤地瓜充饑,甚至有球員把溪釣所得二十尾巴掌大吳郭魚樂捐出來,為一起落難的同袍加菜!

這樣的場景被許多球迷戲稱,好像看到日本綜藝節目《黃金傳說》的單元「0元無人島生活」了。該節目最大的噱頭是,一位名喚濱口優的藝人,為了達成0元生活傳說,會潛水下海以叉捕魚,再用無俱野炊的方式料理漁獲,只是萬沒想到,臺灣的職棒球團竟也出現類似的劇情!

想到這裡,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但突然間,「喵嗚!喵嗚!」聲大作,貓咪們全往我這兒移動,原來是有位婆婆提著裝在塑膠袋中的貓食走了過來,她還來不及將袋口解開,貓咪們即紛紛跳至婆婆跟前,圍在婆婆腳邊打轉。婆婆笑著說:「大過年的,也讓你們吃得豐盛些。」

貓咪們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這個畫面讓我深信,即使是路旁的流浪貓兒,也可以感受到世間的冷暖,可不是,雖然天寒地凍,人心卻是熱呼呼的。

而果不其然,俗云「待冬日盡了,即是春天到來」的確是真的,因為當我進了家門,扭開電視看新聞時,「前Cobras」球員已覓得新東家了,「米迪亞暴龍」隊終於現身了,並補發遲來的薪水,讓大家可以安心過個好年。

我替他們高興,只是很想知道,還有沒有啃剩的吳郭魚可以餵外頭的貓咪?因為牠們也要像你們一樣,吃得飽飽的,纔有力氣練習逃生的技術,否則哪躲得掉隨手亂揮的「惡棍」呢?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