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Taiwan News 345期 2008/6/5(陳金鈴/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我不喜歡說話。好在我也不能說話。

因為我都不說話,自然不會有人找我做陪,除了一個大個兒,只有他老愛坐在我旁邊。

當年,一開始時我是很不習慣。通常大家都是有了需求才想到來找我,解決渴望後立刻掉頭就走,反正我也懶得多看他們一眼;突然有人待在身邊不離不棄,這讓已經孤獨慣了的我感到相當彆扭。

但是幾場比賽下來,發現有他待在一旁也不錯。對我來說,溝通是不需要言語的。即使彼此不曾交談過,但我認為說了什麼並不重要,只要能一起默默地坐著,就是種最好的陪伴了。

於是王成了我的好朋友,連隊友都取笑他是「水桶管理員」。原來自己也會有被人守護的一天,感覺真好!

在場邊我們總是形影不離,有時王的膀子酸了,還會將手臂扥在我身上看比賽,勾肩搭背的,我倆可是休息室中最要好的麻吉拍檔。隊友甚至特地把我旁邊的位置空出來,大夥都知道這兒是王的專屬座位,平時鮮少有人過來打擾,我們也樂於在激烈的比賽之中,擁有這樣鬧中取靜的空間。

唯有去年那個老頭,竟然說要坐在王的旁邊。我才不管別人稱他為什麼總教練的,對我來說老頭就是老頭。

記得那天是「一日總教練」的活動,老頭把兵符交給了隊上捕手,聲稱想享受難得的清閒,要找個最悠哉的位子好整以暇地欣賞比賽,他認為坐在王的旁邊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比賽過程中,前幾局老頭還不時向王攀談,因為太吵鬧了我聽不見他們說些什麼,倒是從王的動作看來,似乎也沒給太多的回應。果然,老頭漸漸減少了話題,接著顯得有些坐立不安,有時看著王欲言又止,有時交叉起胳臂抖動著雙腳,兩眼無神地望向遠方。終於在九局下的時候老頭跑上了投手丘。我想,他一定是坐不住了。沒有忍過最後一局還挺可惜的,原本我是完全不看好老頭能在王旁邊待上半小時呢!

據說賽後有記者訪問老頭,問他坐在王的旁邊的感想,老頭說:「跟王坐在一起真的很無聊,唯一發現的,就是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就說吧!一般人坐在王的身邊是不會有什麼獲得的。我想,王應該還是比較喜歡跟我一起坐,我是全場最不會給他帶來壓力的了。

看來只有我懂得坐在王的身邊的樂趣,卻不曾有過記者來訪問我待在王的身邊的感想,他們都覺得我又不講話,一定問不出個所以然。其實我的無言不就是做了最佳的回覆嗎?沈默,就是與王相處時最好的享受!也許各位認為那樣很無聊,卻是我身為一個水桶所感受到最愉快的時光。

今年那個老頭不見了,原以為我可繼續享受與王在場邊的清閒時刻。剛開季第一個月,王的表現相當優異,我也在心裡暗自為他喝采,但五月份一切卻變了樣!

我是不懂那些拿著筆記本人說的「是不是控球走樣」或者「球路被看穿」,倒是認為旁邊那一群打者不知道在搞什麼,怎麼突然集體熄火,還有在牛棚幾個後援投手也不曉得出了什麼狀況,老是提油上場,搞得王在球場中心承受著極大的壓力,這樣是要怎麼放鬆心情來投球呢?

這陣子,我能感覺出來坐在一旁的他心情沮喪,但也只能默默的陪伴著,並且繼續盡自己本分,在休息室提供每位選手水分的補給,希望大家幫幫忙,讓我的好友王拿下第五場勝投吧!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