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Taiwan News 330期 2008/2/21(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值此末代奧運資格賽開打前夕,某報突平地驚雷,發了一則新聞指出,由於棒協對初掌國家隊兵符的洪一中不是很放心,於是暗地籌組所謂的「督導小組」,俾洪總稍有閃失時,得及時出手鼎力相助,力挽國家隊狂瀾於萬一,畢竟身為地主國的我們,這一仗確實不好打,也的確輸不起,等等云云………

這則報導最奇怪的地方在於,它是以記者具名的「特稿」形式單獨刊出(未見其他相關配套文章),且遣詞用字間處處現機鋒,充斥著肖似出師表般的「忠言逆耳」,只可惜臨表涕泣有餘,通篇卻近乎不知所云到極點。

首先,眾所週知,在國家隊成王敗寇的節骨眼上,棒協的重責大任僅止於,扮演好後勤支援的關鍵角色即可(別像世界盃和亞錦賽期間那樣擺爛就阿彌陀佛了),其他癈話多說無用,更遑論治絲益棼的「滋擾」動作了。因為都已經要火燒屁股了,還搞啥見不得人的地下特務組織,像明朝東廠錦衣衛般地「隔空出巡」,熱心指點「不肖奸佞」如何精忠報國方為王道?

這個道理再簡單也不過了,棒協再怎麼顢頇魯鈍,也不至於笨到連此兵家大忌都敢挑戰吧?須知,棒協是經官方認可的民間最高棒運領導機構,既肩負「資格賽絕不能砸鍋」之全民期許,當然明瞭「在充份授權的分工架構底下,教練團的技術專業理應獲充份尊重」之必要性斷不容打折扣,否則棒協理事長乾脆事權一把抓,自己跳下來御駕親征就好了,何苦在郭總下台後,還虛張聲勢地四出諮詢接替人選呢?

不獨如此,該篇報導最悖離新聞專業倫理的弔詭處更在於,從頭到尾沒有指名道姓列出「督導小組」的菁英陣容究竟有多龐大?到底有哪些斐聲棒壇的耆老被棒協密聘為「太上總教練團」之一員?難不成是虛擬莫須有的藏鏡人,來為自己杜撰的「黑函」背書?

也因此表面上看起來,該文似透過「指桑罵槐的迂迴之徑」,在訓誡洪總(否則幹嘛不讓他講話)的漫不經心,為棒協的杞人憂天抱屈,實則卻不無「反陷棒協於不義」之嫌!試問,這種明諷暗喻且各打五十大板的「新聞幕後」有何建設性、說理性甚或針砭性的新聞價值可言?於是乎,吾人不得不合理懷疑,該文不是別有居心,就是發稿者不慎遭有心人士給利用了!

有道是「英雄所見略同」,同日另一個知名的新聞網站,立刻刊出某棒球作家對該文的回應,但其內容卻未展現出反駁者對無厘頭的該文「最起碼應有的懷疑精神」,而是一面倒地暴衝至對立面,聲援洪總狠批棒協,如此的論述態度根本就是在奉行最簡化的「是非對錯道德二分法原則」,明顯地是在抄捷徑,除火速滿足親痛仇快的狂怒情緒外,對理性思辨的演繹推移毫無幫助,因為這樣的專業倫理也只是在左右兩極間擺盪,做截然不同的「選擇」而已,完全忽略中央灰色地帶廣漠的「可存疑空間」,很容易誤中所欲批判對象「蓄意佈置的圈套」,其結果將導致另類的「以暴制暴」,甚至變成一場「有理說不清」的泥巴戰,或「玉石皆俱焚」的焦土戰,即使反駁者的動機良善立意也佳,亦會模糊其「文以載道,撥亂反正」的原始初衷,怎能不令人為之喟嘆?

俗話說「謠言止於智者」,熟悉棒協運作模式的人都知道,國家隊教練團的權力臉譜向來是一張素顏的「責任內閣制」,從謝明勇、高英傑、林華韋、徐生明、葉志仙到郭泰源掛帥皆復如此,怎麼可能輪到「統率La new熊連奪兩次職棒總冠軍」的洪一中當家做莊時,就突然走了樣,就該變個調了?唯有腦袋還殘存戒嚴餘毒的人才會做此瘋狂如是想吧。而邏輯上來講,設若前提已屬謬誤,再去質疑「督導小組」究竟要如何進行超高難度的「場內訓練也督導,場上比賽也督導」之爭議,更是滑稽之至。準此以觀,有些垃圾資訊根本「不堪一駁」,因為光憑常識或遵循過往經驗法則就能輕易判讀其真偽,連這個基本功都拿捏不牢,休想侈談更高階的專業倫理!  

當然,棒協是上述兩種專業倫理相互攻防的「交集」所在,但一思及此處又會頹然發現,原來這個衝突的背後,還是赤裸裸地把一個真相給揭露了,那就是,原來專業的棒球寫作者都對棒協很不爽,因為棒協不長進慣了,其專業倫理究竟安在,大家統統不曉得!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