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新新聞週刊 1094期 2008/2/20(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就在王建民即將步入薪資仲裁法庭的前夕,某大電子報赫然出現「前鯨投鄭志強,擁槍彈被捕」的新聞,而細瞧其圖片,只見遭扣上手銙的鄭志強,戴了一頂繡著NY字樣的洋基球帽,垂首坐在車廂裡………

這不是啥驚天動地的犯罪事件,引不起太多社會迴響,即使對嗜讀體育新聞的球迷來說,可能也無足輕重,因為鄭志強尚未在CPBL闖出什麼名堂,就被迫離開職棒舞台,究何許人也恐怕也沒幾個人知道,而其際遇除他的親朋好友關心外,又有誰會在乎呢?只不過,那頂「幾近遮蔽台灣領空」的洋基球帽,還是形同超連結般,透露些許淒楚的、錯亂的情境對比訊息,且容我們稍加並置略述一二。

跟王建民一樣,鄭志強也是投手,但王出身西岸大城市一個平凡的福佬家庭,鄭則是來自東部窮鄉僻壤的原住民小孩,兩人都受台灣棒運獨特的國族氛圍所吸引,自幼立志打棒球,也都不約而同選擇當投手,後來亦皆如願以棒球謀生,豈料兩人居然同途殊歸,爾後發展天差地別。

王在美國大聯盟功成名就為國增光,鄭連「在水準距MLB一大截的本土職棒都吃不開」也就罷了,竟還瀕臨牢獄之災,委實令人不勝唏噓。同樣是上法庭,王是為億元男身價之「差額」的面子和裡子在奮戰,鄭則得為自己有無刑責之清白費舌辯駁。王締造的是,史上第一個循規訴請薪資仲裁的台籍大聯盟球星之光榮紀錄,反觀鄭,恐將成為史上第一個被依「槍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送辦的前CPBL選手,他留下的可能是,一個「無關涉賭放水打假球」此本土職棒球員最常被烙印之黑色印記的案底前科。

何故如此?其原因固然與個人的原生天份、身體條件、心理素質和努力程度等息息相關,但不容否認的是,生存環境的好壞和後天制度的良窳亦會左右棒球選手的命運。王從高度競爭的美國小聯盟農場裡脫穎而出,又憑自己的本事立足於全球最頂尖的職棒球團洋基隊,再受惠於MLB體制內完備的「勞資互利共存共榮之遊戲規則」,繼而從容不迫地在媒體群起公開注視下,優雅地走唱此齣錢鬥戲碼,無論結果如何,肯定沒有輸家。

CPBL
提供什麼樣的歷練空間,給鄭這種等級的選手揮灑,讓他有機會驗證自己究竟有無能耐靠打球吃飯?基層棒運的主事者,在狠操學生非得在錦標賽奪冠不可之餘,又教了他們什麼?社會大眾在制式化道德裁判「做奸犯科」之徒的同時,有沒有想過所謂的壞人也是跟你我一樣,都是濅淫在同一只大染缸裡載沈載浮,並非像孫悟空那般,莫名其妙從石頭裡蹦出來大鬧玉皇宮的?縱使有過又孰令致之?

也許一切的答案都潛藏在那頂洋基球帽裡吧。台灣球迷集體為王傾倒,圖騰化的NY不僅形成全民共識,甚且躍升為一種流行時尚,鄭是球員出身,跟王又是同行,可能更難置身其外,只可惜,被視為台灣偶像的王,在薪資仲裁過後,已拎著皮革手套在春訓基地揮汗苦練,為延續其個人「御用」的伸卡傳奇而打拚,鄭卻受困於金屬手銙動彈不得,與社會的疲軟連結就僅止於該則微不足道的地方新聞,和棒球的意像連結也只剩那頂NY球帽而已。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