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7/25(余文馨/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有趣的事啊?」被問到最近是否發生任何有趣的事,我想了一下,想到星期天跟著黛西媽到鄉下參加親族的烤肉聚會,才發覺「原來我的親戚相當多哩!」譬如表姐啊、舅舅啊(其實是黛西媽的堂弟),還有舅舅的媳婦,二媳婦,與一干我連名字都記不起來的表弟表妹等等,光是有出席的就已經累計達數十人! 

主辦的表舅在鄉下買了約500坪的長方形農地,以農舍為名,就地蓋起寬敞的房子。活動空間從大門經過主屋,經過不知道留來做啥用的空地一塊(烤肉當天就是充作停車場),小菜圃,與疑似小豬舍的地方,再慢慢走到最後頭的小池塘,少說也要花上兩分鐘。這樣一塊地,聽說買入價約合250萬元。「所以一坪就是5000塊吧。」然後我就想,250萬在台北市好像還不夠買一間小套房? 

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年輕阿姨、但她說我必須稱她表姐的親戚,好像曾經在客家電視台主持節目,於是她帶來了(我覺得很誇張的)根本是流水席場合在用的卡拉OK組合,包括:喇叭音箱、麥克風、點歌本,以及操控機器的工作人員兩位,然後長輩們就開始唱歌了(照例我還是搞不清楚台上到底是我的什麼人)。 

我想是為了搭配鄉下的氣氛,當然,鮮少人點唱國語,多是客家歌及台語等區域方言。「可是他們到底是去哪裡學到這些歌的呢?」過程中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播出來的音樂,10首中起碼有9首半,我連聽都沒有聽過,主持人表姐唱了黃品源的《小薇》,不過是電子琴伴奏版。「嗯這表姐皮膚很好,其實滿漂亮的。」這是我的感想。 

我覺得自己是小輩,加上人生地不熟,50個人裡我有印象的不超過10人,記得住名字的,連我自己都算進去,也只有4人而已,於是大部份時間我都在安靜吃喝,跟大肆發愣,當然看卡拉OK看到目瞪口呆也有點影響。這時,一位理論上是我舅舅的大叔,不知是看不下去了,或是剛好有空,就趁機跑來對我講了5分鐘道理,建議我得去點首歌來唱唱,因為他認為做人啊就應該要快樂,要「活在當下」。然後我就回家看現場直播的F1和溫布頓決賽,黛西媽則去了鄰居家打牌。活在當下。 

「鄉下?」接著又被問到是哪裡的鄉下?「鄉下的鄉下啊。」我答。有一個確實被製成綠色路標的專屬地名,可是因為太不常聽到,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叫什麼了,查了國道網站,果然也沒被特別標示出來。 

長輩們似乎都覺得那裡還不錯吧,鄰近東西向快速道路,短短時間內就能接上通往都市的中山高,交通算是便利,大家都覺得這樣很好。不過暫時我還是無法想像住在田中央會是怎樣的一種生活情況?「是方圓一公里內,連一家便利商店都沒有的鄉下中的鄉下哩!」台灣居然還有放眼望去,卻看不到一塊彩色招牌的地方,不是很神奇嗎?一公里還是保守估計,實際上可能是一點五公里或更多。 

在習慣了被5大連鎖超商包圍的日子之後,路口連一家7-11都沒有的日子要怎麼順利度過?不容易吧。人總有突然想吃泡麵的時候呀,半夜11點才覺得很需要喝可樂時該怎麼辦?只好開車25分鐘去中壢買一碗20元的泡麵,再摸黑開車25分鐘回到田裡?好像也沒有比較輕鬆嘛。 

其實我扯這麼一大段鄉下故事,只是想幫顯得有氣無力的傢伙打打氣。「泡麵有防腐劑可以放很久,當然是平常就儲存一大堆,怎麼會半夜才去買?」然後有氣無力的人會說:「要半夜去買的應該是茶葉蛋吧!」 

「咦?」我暗忖,「茶葉蛋就不能放嗎?」為什麼我覺得好像可以。 

於是我立刻前往走路只消一分鐘即可抵達的便利商店買了一顆茶葉蛋。CSI看太多的民眾們,你們一定也和我一樣染上了類似凡事必須眼見為憑的毛病吧,「實驗啊!」所以我要親自實驗! 

根據發票,茶葉蛋入手時間是下午3:07。故意熬夜到隔日凌晨3點,也就是剛好滿半日的時刻,我進行了第一次檢測。茶葉蛋離開便利商店之後,只有最初兩小時是處在有空調的環境,後來就是在一般室溫下任其自由發展。 

然後第一次的檢查結果是,還沒壞。 

所以今日的結論就是,茶葉蛋至少可以擺放12小時。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