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8/8(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台灣棒球的奧運金牌迷思」系列1



幾天後,最受全台灣關注的奧運比賽項目——棒球就要開打,可是,賽前的這幾個月以來,國家隊的氣勢、球迷的預期、棒協和教練團的評估、球員的看法等,或說是整個社會似乎都以「進四強」為目標,卻少有人開口說:「就是要金牌!」。當然,這是超理性的合理評估,但是,為何大家沒勇氣去編織美夢?反正最後得不到,笑笑就好,怕什麼呢?也許,真正的原因存在我們這個文化中,答案是:「我們沒有自信!」



其實,不只這屆,從一九八零年代,我國重返世界棒壇之後,世界五強、奧運前四、亞洲三雄等,這些適可而止、這樣就好的自我滿足字眼,就常出現棒球界,少有人高呼「給我第一,其餘免談」。也許是多年來,我們的成人棒球代表隊不常奪冠,獲得的多半只是還算不錯的成績。於是久而久之,心中接受外界的暗示,也看不起自我,心理上早認為自己沒有能耐超越前面的日本、美國、古巴等。所以,當有天我們真的又得實際去面對他們時,當然就不會打贏!



更沉痛的分析是,我們的文化沒有自信,即便在我們最強的運動——棒球上,我們仍然對「世界第一」沒有把握。長年以來,我們始終認為台灣在這個世界各方面都算是不錯,但不是第一,歐美、日本才是第一。我們在各方面輸慣了,搞到連作大夢都不會;我們也到處受挫,使得最強的棒球也不太「敢」去贏。事實上,打球就如同打仗,當個軍人如果真的只求自己不被打死,或只求敵人打不贏你就好,不想要大勝,那還不如戰死算了。



更奇怪的是,我們這個社會內部其實是有著「第一名文化」,只不過是拿來針對小孩!我們會要求孩子功課要拿第一,因此我們的少棒也要拿第一,且拿到後,我們還自認為理所當然,沒什麼好驕傲的。但反過來看,我們這些大人卻不會要求自己也有「冠軍文化」,要求自己「先」做到稱霸全球。所以,有時成棒意外打敗美日,還會欣喜若狂,不能自已。這擺明了大人們只會耍權力,欺壓弱小,只會要求別人,不會惕勵自己,不接受小孩對我們的「同等」要求。



或許,此時有人會說,台灣不是全方面的自卑,某些東西我們可是很驕傲的。也許,但對我們的「身體」恐怕就不是。我們這個環境在意金錢、物質、虛名等,卻不看好自己的身體,不接受身體的力與美。我們覺得美好的裸體是賣弄與低俗,覺得打球的人是不會讀書的笨蛋,那又怎麼會相信自己的身體可以創造顛峰,使自己榮耀。




沒錯,義和團式的妄想是很可笑,少棒去打成棒,球也大概真的是方的,不是圓的,但是,我們真的、真的、真的離世界第一並不遠!大家多點寬容來對待自己,少點令人作嘔的實際!且讓我們放縱那赤子之心,相信自己的身體,奧運棒球就是要NO.1!台灣棒球就是要把世界第一贏回來!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