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Taiwan News周刊 273期2007/1/18(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由於距離刊出日期已超過一年以上,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如果撇開動機與目的不論,職棒聯盟的實際決策單位,在新年伊始決定認真評估實施「自由球員」制度的可能性,並著手規劃施行細則,無論未來公諸於世的草案會呈現怎樣的面貌,至少到目前為止,這樣的發展方向都是球迷所樂見的。

是什麼樣迫切的因素與沉重的壓力,逼得一向對制度改革呼聲置若罔聞的職棒高層,一夕間改變想法,願意踏出「洗心革面」的第一步?

表面上的導火線,當然是來自日本職棒霸王硬上弓的「亞洲選手權」,為了團結一心阻擋外敵大肆挖角,各球團必須先安內才能攘外,而欲徹底綁住旗下的選手,自由球員制度無疑是最可靠的保護傘。然而,若細究更深層的誘因,則去年以來每下愈況的職棒景氣導致嚴重的生存危機,才是陰錯陽差地讓自由球員跳上檯面的隱形推手。

別的不說,光是今年的轉播權利金從三億七二○○萬被砍成兩億五二○○萬,足足少了將近三分之一,就可以知道「內憂」的嚴重程度了。再加上去年季後旅外球員搶盡鋒頭的場面輪番上演,精打細算的企業主看在眼裡,還有誰願意把錢砸在景況蕭條的國內職棒身上?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外患」又接踵而至,再不想出個辦法來救亡圖存,各球團的領導者就真的是麻木不仁了。

因此,就算自由球員是因資方被趕鴨子上架而不得不然,並非真正想為球員謀福利而生,它對百廢待舉、混沌紛亂的國內職棒環境,依然具有「開天闢地」的指標意義。

而在這個制度的催生過程中,有一個人的角色絕不能忽略,由於他的表態,才使得自由球員從「媒體推波助瀾」迅速進展到「領隊會議討論」的地步,這位關鍵人物就是職棒聯盟現任會長趙守博。一句「這是今後應該努力的方向」,不但把以往的空中樓閣化為建築藍圖,也顯示出「會長」這兩個字不再是虛位的橡皮圖章,而是可以很有企圖心的一個職位。如果趙守博是玩真的,那我們倒是沒有理由不相信自由球員制度真有落地生根的一天。

當然,或許自由球員只是抵擋「亞洲選手權」這個被職棒當局視為致命病毒的疫苗,而非真正想要優生強種的營養劑,但是,看看被西武隊視為戰力外的張誌家吧!連他都寧可自費赴美尋求東山再起的機會,也不願把台灣列入優先選項,就知道如果不趕快對症下藥的話,台灣職棒向下沉淪的速度只會愈來愈快!

但是,新制度的推動也不是沒有隱憂。根據媒體報導,在會長已登高一呼的情況下,各球團領隊們猶分成力挺自由球員的「改革派」與主張謀定而後動的「保守派」,在彼此勢力對抗拉鋸下,會不會讓這個制度變成另一種處處設限、綁手綁腳的「球團默契」怪物?尤其是自由球員誕生後勢難避免的高薪效應,虧損連連的球團如何招架?甚至於醞釀多年卻不斷難產的「球員工會」,是否可能突破封鎖應運而生等等,都是值得繼續關注的重點。

幸而,在我們的前頭,早已有美、日、韓等職棒國家的完善典章可供參考,只要不違背最基本的「自由」精神,相信這最艱困的第一步踏出去之後,縱使路上有再多的荊棘險阻,最低限度也遠比原地踏步來得有效率多了!

畢竟,既然曙光都已經逐漸照亮山頭了,如果再沉睡下去,豈不辜負了這漫漫長夜後稍縱即逝的良辰美景?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