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9/23(張博亭/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總教練文化面面觀《系列三》
猶記得鈴木一朗在第一屆經典賽前曾發出豪語,認為亞洲其他國家要追上日本棒球水準,至少要三十年,從這句話可看出一朗在傲慢中對日本職棒的信心與期待,雖然比賽期間曾輸給南韓隊兩次,但最後總算是拿到冠軍。明年的第二屆經典賽,一朗應該會想再來衛冕,但當他看到星野仙一率領的日本職棒明星隊兵敗北京時,他顯然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

「如果星野繼續擔任總教練,我就不回來打經典賽。」從鈴木一朗這席話,可以看出他對日本隊總教練由誰擔任有高度的期待,且「監督」的重要性,一朗等於已經幫他背書。至於他是否想要以自己的影響力來逼退星野,旁人難以臆測,但他在美國打了八年,已經完全見識及領略到美國職棒的強勢,透過技術不斷精進,他也證明自己在大聯盟是屬於頂尖的角色。

經過八年超過一千場的征戰後,一朗當然明瞭日本職棒跟美國職棒的差距在哪裡,他也了解過去日本職棒的優勢,在全球化浪潮下已不再那麼鮮明。因為日本職棒與日本社會一樣,有其封閉性格,而這樣的封閉性格與全球化的流行是互相衝突的。

本系列曾論及日本監督是多重壓力的受困者,星野仙一在奧運的受難經驗,只不過是他頂替整個保守的日本職棒在北京犧牲,甚至用「為國捐軀」來形容都不為過。細數奧運棒球歷史,日本只有在1984年洛杉磯奧運表演賽中拿過冠軍,自從2000年以職業菁英參賽之後,最好的成績也不過是雅典奧運的第三名,日本如果再不積極改革,經典賽的衛冕之路恐怕不太樂觀。

所以由鈴木一朗發出聲明,實際上也是日本最頂尖的球星提出的危機宣言,等於是加速促成了星野時代的結束,而這是否意味著傳統的日本思維也該下台一鞠躬?一朗的警語,事實上是希望日職有所改變,而將來日本職棒的改革,很可能就從這群在美國打球的菁英開始(如果這些球星目前都還在日本職棒打球,相信他們絕不會講這種話)。可以預期的是,未來日職可能會出現「明治維新」,星野等老一輩的人士所代表的就是「幕府」,而旅外球員所代表的即是改革派。

過去日職高層的密室協商文化,如今可能要遭受鈴木一朗等旅外球員的挑戰,他們將用更寬廣的視野與見識,試圖改變這個傳統。但這段時間將會相當久,因為日職在短時間內依然還是會被傳統文化窠臼所限制,可以想見的是,改革派必然會遭遇幕府的強烈反抗,屆時對日本棒壇將是一大考驗,也是能否大破大立的重要關鍵。

經典賽總教練到底要找誰接,日本棒壇很頭痛,原因不是因為缺乏章法,相反的,他們太有自己的章法,而這個章法是很難與國際潮流接軌的。反觀台灣那些負責籌組中華隊的選訓委員們,思想同樣保守落伍、難以跳脫派系掌控,最重要的是,台灣至今沒有一位像一朗這樣有份量的人願意站出來開砲,看來這條改革之路,台灣恐怕比日本還要漫長。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