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中國時報 浮世繪 2006/10/27(黃冠雄/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於距離刊出日期已兩年,有時效性的問題,這點還請讀者見諒。
就在王建民紅遍全台時,不知台灣旅美好手中最早發光發熱的曹錦輝,在傷勢纏身、長期復健之餘,面對可能被逐出四十人名單的傳聞,如何調適失去戰場的心情?是一如往常般自信開朗,還是心有未甘、怨天尤人,如同被冰雪覆蓋的科羅拉多一樣冷到最高點?

曹錦輝,台灣棒球史上最高簽約金(兩百二十萬美金,第二為王建民的兩百零一萬)紀錄保持人,首位在大聯盟登板的台灣投手(第二為王建民),首先在大聯盟拿下勝投的台灣選手(第二為王建民),第一個在大聯盟擊出安打的台灣球員(比陳金鋒還早一步),台灣投手最快球速紀錄保持人(在雅典奧運投出一百六十二公里速球)…林林總總,族繁不及備載,但,如今又有誰記得這些「第一」與「最快」呢?現在大部分球迷腦海中浮現的都是︰亞洲投手單季最多十九勝、亞洲投手季後賽第一勝等,這些屬於王建民的現在進行式!

其實,當「歷史首次」或「史上最快」等這類詞彙出現時,相對於時間長河來說,「史上第二次」或「歷史新高」就是一定會發生的未來,現在的榮耀終將過渡成過去式,曾屬於你的光芒,不會永遠屬於你,再如何閃耀的星光都會歸於平淡。

「存在」的意義中,隱含了從此刻開始就必須「等待被超越」,過度強調歷史價值,無異於「活在過去」。猶如這次南韓媒體大幅比較當年朴贊浩與現在王建民的優劣,試圖證明他們的前「南韓之光」略勝一籌,就是沉溺於過往榮光而不自覺的鐵證。

將時間放在X軸,就會發現高低潮本為常態。當張誌家在二○○一年世棒賽季軍戰中,把右手食指高舉向天慶賀勝利時,因傷缺陣的王建民猶在觀眾席上羨慕不已,但如今全台都在等待王建民光榮返鄉,張誌家卻已黯然被西武隊釋出,低調尋找新的歸宿;當曹錦輝在洛磯主場數萬名觀眾面前振臂吶喊時,王建民與郭泓志還在小聯盟養傷或奮戰,但如今他倆一個征服紐約,一個笑傲洛杉磯,曹錦輝卻因傷勢復元不如預期而本季完全報銷,甚至不知明年落腳何處。

或許,對於天之驕子來說,從小最欠缺的或最需學習的就是「挫折忍耐力」,因為他們不曾重重跌倒過,所以也不懂得如何從失敗中破繭而出。然而以更大格局來看,過去的風光真的沒什麼,十年後的台灣之光也不見得還是王建民,唯有放下曾經一時的爾爾,才能克服當下這一時的低迷,重返榮耀。

曹錦輝的母隊位於洛磯山脈的丹佛,有著美國職棒海拔最高的主場,也許在他往下看著那些當初國家隊的戰友們紛紛大放異彩時,心中多少會有些「高處不勝寒」的淒涼吧!然而,是自怨自艾地從此一蹶不振,還是化悲憤為力量,抑或是平靜地迎向未來,全繫乎自己如何看待來日方長的棒球生涯。曹錦輝,別忘了球在你的手上,只有你能決定下一球該怎麼投!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