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1/27(楊毓錫/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Tin Yang’s Baseball Lives(3)
「春雨宜讀書,夏雨宜弈棋,秋雨宜檢藏,冬雨宜飲酒。」---張潮《幽夢影》

這微寒冬雨之際,手握58度嗆辣二鍋頭,理應溫暖無比,冀求幾許快意,但重複看Youtube周思齊上台致詞影片,那逐漸被淡忘的一刻,手中的筆難以停歇!

還記得那位在2008中職年度頒獎大會上,已經被聯盟宣布停權的米迪亞,全隊唯一一位受獎選手,那當選最佳九人的周思齊,在領獎時發表一席讓人動容的談話嗎?他揣著準備已久的小抄,一字一句吐露著,時間走到一分零七秒,迸出深深一嘆…每每觀看這紀錄片,思緒瞬間卡彈,瞬間被凍結的時間!

這中華職棒成年禮前最深沉一嘆,竟是來自一位前途看好,來自一個理應滿臉喜氣意氣風發上台領獎的優秀球員。但卻不是,那一刻他只擔心領了這獎項,或許一輩子再也站不上那舞台,但其實可能更糟,他更憂心自己的前途,今後何去何從,很可能就此告別他奮戰多年的紅土戰場!

周思齊是在2005年8月13日中職初登場,打了三年,今年可說繳出一張漂亮成績單,而這份成績卻很可能變成米迪亞無法給他,且變成他告別職業棒球手的另類「離隊證明書」,因為特別選秀會就要到來。我猜握在手上那獎座他寧可不要,這比他拎上場的專業楓木棒要沉重一萬倍;他寧可做個不一定有獎可領,卻有球衣球褲可穿、寧可雲淡風輕的球手;但千算萬算任誰也料不到:昨天的榮耀,竟偽裝成明日的悲歌序曲!

這萬分扭曲的世界,價值觀已難認定,曾經讓他銜命一生想擠入的窄門,如今變得寬且廣,莫名其妙被迫走出去,姿態絲毫不瀟灑,只是一整個孤寂。

但他不想走,而誰也不想讓他走!

孤寂的靈魂豈止小周一人,從龍群到鯨群,先發加板凳隨便一算就四五十個,橫著躺著、一到九號各有位置,但球團老闆一句話,通通成了無主幽魂!讓人失落的方式如此廉價,揮之則來呼之則去,即便求助政府,一句不受勞基法規範便輕易打發。即便流浪犬都還有善心人士拿些廚餘餵食,他們呢?就這麼任人棄置,一邊等待著微弱奇蹟!

涉及打假球那些傢伙理該褫奪球權,這沒問題,但清白球員更該讓他們盡早回到球場,重回正軌。但台灣的司法過程隨性成慣,過去面對黑球事件時,是介入了,但時間太漫長、太曖昧、太粗糙、太不警世、也太消極,最終只能供應無關痛癢且虛情假意般的變性正義!

無辜的球員,等不到正義,即使得到了,不經意的幻化為「只能話當年勇」的調味料。即使真的無辜,也因為莫名背了原罪在身,替那些個老鼠屎而背,因而只能離開,為爾後生活另覓出路去,於是,棒球青春紀念簿上又增添一位亡魂。

進入職棒,究竟是夢的實現還是破滅?

2008,全體愛職棒的人都跟著小周深深一嘆。而他的明天,可能將離開他此生的摯愛。此刻我唯一最真切的祈禱,就是希望「可能」的預言是不可能的,只期待那些清白優秀的身手都能安全降落到新的平台!

讓我們再次回味:「…從小棒球就是我的最愛,能進入職棒圈也是我夢想的實現。在職棒生涯的每一天,我都抱持著一份盡心盡力的心情,來面對我最愛的工作。也因此當很多的時候,外在條件不能選擇、也很難控制,但我一直告訴自己、堅持自己,不管環境如何,每場的比賽,我都是全力以赴。…」

「萬事可忘,難忘者名心一段;千般易淡,未淡者美酒三杯。」小周,我不認識你,但棒球把咱倆繫了,只想對空邀約,與你共飲三大杯,遙祝你在即將到來的特別日子,有特別的喜悅!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