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2/1(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中市府「千萬」鑲鍍金牛探討《系列一》
跨國認養落後或戰亂地區的貧童和孤兒,一直是高貴的人性「超越種族及血緣藩籬」的終極德行之一,其間較激進的人道救援與濟助策略,也衍生許多倫理爭議甚至法律訴訟,部份「涉案」的非政府組織(NGO)成員,還因此招惹牢獄之災,委實令人不勝駭異。

更讓人料想不到的是,這股席捲全球的慈善義舉,竟然也西風東漸,吹拂至台灣,在本土職棒萌牙生根了,帶頭者無他,正是國民黨內極少數專擅於媒體行銷公關術的權貴菁英之一,台中市長胡志強;「得獎」的是,幸獲胡市長豪語捐輸「每年千萬台幣贊助費用」的興農牛;至於拔頭籌的受惠者嘛,不無可能是,恐將轉檯「牛」棚棲身的前米迪亞暴龍指標球星謝佳賢。

何以見得呢?政府挹注行政資源予「勤儉建軍,勉力經營」的職棒球團,豈不是眾望所歸,教很多人都額手稱慶的民意所趨嗎?怎會有不識大體者,甘冒大不諱公然唱衰?即使這樣的「陰謀論」,只是「經由合理的懷疑後,所做出來的一個假設性推斷」而已?

當然,從來就不是皇后的中職,原本即存有太多的不良前科,無法使人信服其貞操,且試以「減為四隊後,本季名次被迫吊車尾,意外坐享優先選秀權」的興農為例吧,他們動輒隨興「機動調整」陣中板凳球員的職務,以「專業養成度更難也更高」的教練缺,取代下放二軍的「升降空間」,看似珍惜人才「物」盡其用,實則是要掩飾牛隊根本無心建構二軍此一難堪的事實,如此不專業的球團,何德何能居然可以透過「在地主義」的精緻包裝,被職業運動門外漢的地方父母官,欽點成「領養對象」,慷納稅人之慨「贈金」?

這當中有無政治考量,閱聽大眾不得而知,但證諸胡市長伶牙俐齒的過往言行來看,以其長於審時度勢操弄話題,創造媒體宣傳情境的專才而言,他盤算的「以進為退」之沙盤棋譜大致不脫如下幾道程序:

首先,明知不可行卻執意釋放「市府組隊揮師職棒」的假空氣,除可藉機表態「熱愛國球」外,亦能試探各界輿論反應,俾好整以暇,替下一階段的勝出「落子佈局」;其次,體恤民意橫握短棒,擺出犧牲觸擊姿勢的「美名」既手到擒來,即立於不敗之地,可順著議員起疑質詢的「浪費民脂民膏公帑,圖利民營企業財團」之反對聲浪當做下台便梯,向球迷優雅一鞠躬抱憾說「吾雖已盡力,惜體制如此僵硬,莫可奈何啊」;再者,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恐前功盡棄,不符形象成本加值原意,故須來記欲迎還拒的回馬槍搏版面,驗收「二次美名」的特別號附獎,是否如願落袋為安,準此,千萬「補助款」就拍板定案了。

信仰人道主義至上論的國際志工,勇於突破國族迷思,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利他博愛精神,扮演被領養者的中介保姆,其濟弱扶傾的普世價值當會廣獲認同,但CPBL係盈虧自負的民營企業,儘管身陷瀕危困境,卻非流離失所的三級貧戶,何須勞駕「泛金權政治的利益輸送和交換」之慣用模式,越俎代庖錦上添花?胡市長如願將錢用在更急迫的刀口上,又可認養多少轄下孤苦無依的老幼婦孺?尤其是在此歲末寒冬,景氣冷颼颼的此時此刻。

敢問「既在其位,且謀其政」的胡市長,市民比較重要,還是興農牛價更高?但成命既出,劍也出鞘,大勢皆已去,天下亦底定,強求「胡」不歸又何其難乎!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