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UDN 聯合新聞網 2008/12/2(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中市府「千萬」鑲鍍金牛探討《系列二》
台灣社會一向很政治,棒球圈子亦無法置身度外,否則球團老闆們在媒體放話,發表諸如「看不看,隨你便」或「要不要有職棒,悉聽球迷決定」等恫嚇性反動言論是喊假的嗎?

大家無非都在「利益思考」算計得失,過於一廂情願,天真爛漫地輕信居上位者不時散發的謀略性或工具性「棒球說帖」,就是一大錯誤,其悲涼下場也往往非常悽慘苦楚。

因為像極了星火燎原般的詐騙產業已教訓我們,黑道當家做莊的假球文化固然可惡,最起碼比如簧之舌卻惺惺作態的政治性虛幻語言更「真誠」,道理也很簡單:以假亂真由來久矣,全民都有抗體,不消奔走相告,已然人盡皆知,不再正經八百,為此栖栖皇皇憂心忡忡,把它當一回事。

但檯面上冠冕堂皇的官腔官調官話則不然了,它們每每暗藏玄機另有所圖,若以胡市長的畜牛說為例,為何其「金援」數字會湊巧與興農亟欲「安置」的謝佳賢之身價相近呢?以牛隊素行及格局而言,其間難道不無學問嗎?

謝佳賢和前東家締結平準式的三年一千兩百萬複數年約,折合月俸約卅三萬多,但須依約給付謝酬勞的義務人已遭中職除名,前暴龍球員都被欠薪三個月,謝佳賢自無法例外。

這批職棒無主兒既「索債」無門,謝的相對「肥約」即難兌現,若加計至年底,其可「求償」金額已逾百萬,唯據媒體披露,對謝垂涎欲滴的興農,已展現最高的誠意,將「概括承受」此約,故「約在人在」的謝,其相關權益將不受影響,可自行攜「約」,帶槍投靠最擅剝削旗下選手的牛隊,繼續享有「明後兩年薪資總和八百萬」的高薪待遇。

其實,凡此種種云云,皆旨在隔空安撫謝佳賢的不安情緒,目的就是想卸除謝的心防,從而得到他的首肯,願臣服蠻牛的鐵蹄之下,效盡犬馬之勞,即使肝腦塗地亦無怨無悔,橫豎看在錢的份上,大家相忍為隊,彼此將就將就一番又何妨。

但稍懂四則運算的人,仔細掐指撥弄一下就會知道,謝佳賢「應收尾款」還有九百多萬,離胡市長許諾的千萬之譜,僅有數步之遙(甚至還有零頭可找哩),其間有無耐人尋味的「五鬼搬運,便宜行事」之權術運用空間呢?莫非網羅謝心切的牛隊,預算出現缺口,不得不尋求有力外援,彌補短少之「差額」?

有識之士能視而不見,反以感恩的平常心看待「台灣政壇和商界習見的你儂我儂水乳交融之超友誼、超連結裙帶關係」嗎?

況乎,職棒變成形同保單投資理財的「體制外標的物」:要保人(出錢者)是台中市地方政府的大家長;牛隊是被保人;毫無選擇餘地的謝佳賢則意外地成了受益人!但「千萬」要記住,要保人和受益人可是隨時都能變更(亦即,若半途中市府落跑,謝被替換掉,也不值大驚小怪),唯獨被保人動不得,興農甚且穩賺不賠,這像話嗎?

興農自家有壽險關係企業,真要斥資「保」謝,自己來就好了,幹嘛動員市府救駕保安?這麼荒唐的大笑話,可一點都不好笑吧。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