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新新聞周刊 1229期 2010/9/22

如果你是高雄市復興少棒隊的總教練,在世界少棒賽季軍戰大幅領先對手的情況下,你會如何教導小球員們「享受比賽」?

「武士也有情,棒球是友誼的運動,應該要有同情弱者的心。」為籌備明年暑假「世界少年棒球大會」而訪台的王貞治,在被媒體詢及復興少棒隊以盜壘來「羞辱」美國小朋友、甚至在幾乎要提前結束比賽前還申請「調閱電視畫面裁定判決」的舉動是否有違運動精神時,說出了內心的感受。

這幾年來,在大聯盟轉播地毯式的席捲下,台灣球迷逐漸熟知職棒場上一些不成文的「行規」,「大幅領先還盜壘是羞辱對手」的觀念早已深植人心,而已經把對方打爆了還要「促請裁決」,更是過度重視勝負、欺負人到了極點。因此復興少棒隊這兩項舉動,在國內引起部份媒體、專家的不滿與撻伐。

回到本文開始提出的問題,如果你是總教練,你該怎樣帶領球員把比賽打完?

幾十年前,當中華少棒隊打遍威廉波特無敵手時,比賽前段就領先十分以上的場景猶如家常便飯,為讓比賽及早結束,並且避免對手輸得太難堪,教練們於是想出了「打者一律短打以求自殺」的招數,結果呢?換來的是「瞧不起對手、沒運動精神」的嚴厲批評。

盜壘強攻是欺負人、短打自殺則是瞧不起人,這比賽到底要怎麼打,才能「皆大歡喜」?

復興少棒隊總教練的說法是:比賽勝負難料,球隊在國內比賽時曾有領先八分被逆轉的慘痛教訓,所以該搶分時還是要積極搶分;而申請調閱轉播畫面,則是因「對待比賽非常認真」的小選手覺得裁判誤判,才會提出這項要求。

請記住,這是一場小朋友之間的比賽,你真的不知道賽場上會發生什麼意外狀況,尤其對手能打進季軍戰,應有一定實力,如果換個角度思考:就是因為我尊敬你有逆轉戰局的本領,我才覺得領先十分不夠,有機會得分就毫不放鬆,換言之,我「肯定」你都來不及了,怎能說是「羞辱」你呢?

至於「促請裁決」的舉動,雖然在大人們的眼光中看來有點匪夷所思,但是既然比賽章程中清楚規定每隊都擁有這樣的權利,小球員在合乎規定的情況下提出要求,這種如同教練所言「認真看待比賽」的態度,何錯之有?

再次提醒,你現在欣賞的是一場單純的少棒比賽,而不是大人間「爾虞我詐、機關算盡」的職棒大賽,為什麼要把職棒那套「江湖規矩」強加在孩子們的頭上呢?運動競技的基本精神就是求勝,在比賽中全力以赴本來就是小朋友們應該學習的價值觀,所謂的「不要把輸贏看得那麼重要」應該是比賽開始前與結束後的心理建設工程吧!

身為一言九鼎的棒壇宗師,王貞治的發言想當然爾會從「棒球倫理」的角度出發,而如何在這項「友誼的運動」中拿捏出最合宜的戰術,復興少棒隊以及所有國小教練們都應該仔細思考應對之策,但是,用「大聯盟」的思維來嚴厲檢視「Little League」的精神,絕對不是值得鼓勵的選項!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