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 79期 2010/3/1

不能說的話太多了。

粗話,髒話,氣話,廢話,謊話,黃色笑話,沒禮貌的話,無厘頭的話………等等諸如此類,簡直無一不是。

那又怎樣?大家還不是照說不誤。

可不是。這個也不能說,那個也不能說,什麼都不能說,掛在臉上那隻嘴巴,除了張口吃喝外,別無其他用途,即使面對不合理的現象,也不能出聲反抗、辯駁甚至發洩,這樣子的人生,未免太無趣了,總是要想個法子,抒解不能說的鬰悶吧。

人,畢竟是所謂的高等動物,頭殼轉一轉,彎來彎去繞個幾圈,就找到對策了,如啞巴吃黃蓮般,老是有口難言的苦痛即被甩光光啦。

到底是啥竅門?快招吧,何必故作神祕? 

猴急個什麼勁?不怕呷緊弄破碗,又壞了話不能亂說的老規矩?

其實,這招還蠻管用,大家也都屢試不爽,英雄所見略同的普及程度,堪稱人人有份統統有獎。

而且啊,人在大動歪腦筋,欲掙脫封口令加諸於己身的命運枷鎖時,還真無巧不成書,竟在尋尋覓覓間,搞出個怪把戲,其異物感更活像便秘似地,常進退失據不上不下,每每教人欲言又止,不神祕兮兮竊竊私語,壓低嗓門委婉點破怎行?

沒錯,那個討厭鬼就叫,祕密。

此玩意看似挺惹人嫌,但其多重性格又很壯觀,依舊有人見人愛亦人見人怕的兩難特質存在。也因為每個人的心裡,均有不只一個它,所以這傢伙的影響力當然不容小覷。

弔詭的是,既曰祕密,不也是某種不能說的話?豈可輕易洩露?又怎會變成眾人賴以胡說八道的「排洪」機制呢?

此大哉問或已暗示吾人,也許這小子天生就是個畸胎,非但叛逆成癮,還暗懷獻醜癖,十足是個愛現的暴露狂,反定義反倫理的變性慾傾向更潛伏全身,只是其真面目究為何,一直被咱誤解罷了。 

亦即,祕密之所以是祕密的關鍵性存在前提正在於,它是能被說出來,且一定會遭拆穿甚至散播的悄悄話,凡不符合此特質的言說和話語,即不夠格獲暱稱為祕密。

只有自己曉得或只有一個人知道的線報及情資,若長期處在與外界完全隔絕的狀態,不具絲毫可分享性,在避開遭刺探或窺視之風險的同時,也喪失恪盡被傳遞出去的義務之權利,哪來「眾人皆醉我獨醒,只有俺知道,別人都不曉得」的快感可言?

別忘了,祕密的爭議性色彩,係根植於「知的權利」就是暗藏可切割性,甚或可被剝奪性此俗眾宿命。換句話說,祕密本身始終蘊涵群性因子,而三人方成眾,僅止於一個渺小的我所自擁之祕密,焉能盡現祕密應有的真實性?

準此研判,難不成有些偽祕密也在打台灣人最嗜玩的假球?莫非沈淪賭海良久,早已溺斃的「國球」冤魂,也充斥許多假祕密?

12生肖依序當差輪番上陣,各自瀟灑走一回的12年內,曾驚爆好幾齣假球秀的本土職棒,確傷透無數粉絲的心,但相關主事者除從不曾針對此弊端表達任何稍具突破性思維的變革措施(比如說,允許並協助球員成立工會)外,還打人喊救命,不時高分貝向球迷求援,希望社會大眾不吝多花鈔票惠予指教,扶持他們重生,這不就是一個公開造假的偽祕密?

假到連其可分享性都被分裂成兩個次祕密:有人相信再也不會有假球,他們仍將持續進場,支持彼等所心儀的球星和球隊;卻也有人不再相信球場還有啥像樣的真跡,值得駐足瀏覽,而今而後勢必掉頭就走,不復掏錢消費。

前者怕遭後者取笑像陳冠希慾照風波受害者之一的阿嬌那樣,好傻好天真,怎敢讓人家知道他們猶力挺假球聯盟到底?不被罵翻才怪。又因其防衛性心境直如不可告人的自拍圖檔,必有「非豎牌防堵閒人非請勿入不可」之敏感性存在,亟須鎖碼加密予以看牢才行那般。兩者一來一往相乘相加的結果,不就反倒變成,無人不知也無人不曉的偽祕密?

同理,後者同樣也很怕被前者亂貼不愛偽「國球」的爛標籤,因為這頂大帽子確實太沈重了,一旦被扣住,鐵定被壓得半死不活,還是保住小命要緊,自爽就好少說為妙,別去招惹眾怒了,只是這麼一來,不也成了另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假祕密? 

而這雙兩小無猜的子祕密又打從哪個母體滋生出來?

欲蓋彌彰的白癡問句莫過於此。因為答案再鮮明也不過,不就是緣自於,老是自認為自己是無可取代的老大,硬是偽「國球」操盤者的假球聯盟當權派嗎?

他們內部總是存有太多「常自以為只有自己知道,外人都莫宰羊的狗皮倒灶事」,那些見不得人的家醜,也沒半個例外,全經由最精緻的包裝,被巧扮成貌似美麗的母祕密。

偏偏呢,當局者迷的這一切,根本是假球聯盟自家人的錯覺與誤解,因為所有不能說的黑話,就是有鬼鬼祟祟的蛛絲馬跡依稀可辨,除遭旁觀者清的有識之士洞悉其權謀詭詐外,也早已人盡皆知了,一再欺世盜名的新鮮感又何以為繼? 

儘管如此,假球聯盟費勁彩繪的黑色祕密啟示錄,仍隱含高度啟蒙價值,因為,它,讓全台灣的人都恍然大悟,原來真正的祕密,應該要在合乎人性的基礎上,重新建立更精確的定義:不僅可以說出來,也要被張揚出去,前提是,只許極少數圈內人耳聞而已,千萬不能搞得滿城風雨,否則會雞飛狗跳天下大亂,代誌就大條囉。

據此標準回首檢視假球聯盟自家人所勾心鬥角串謀成形的偽祕密,不是假到不行嗎?球玩假的也就算了,連一大堆不能說的祕密也是假的,這麼魯肉腳的紙糊祕密哪堪眾人你一言我一句迎頭痛擊?怎麼守也守不住的祕密,哪配叫啥祕密?被當笑話看待還差不多吧。

還急著回假球聯盟身邊,以「自家人」為榮,和騙徒長相左右,獲賜繼續受騙下去的恩寵待遇嗎?也可以,但要記得收斂口風,愈緊愈好,只能讓少數手帕交哥兒們的三五知己曉得,不准給太多人知道喔,那就不再是可愛的祕密了,懂嗎?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