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刊載於 Yahoo!奇摩運動網 2008/11/21

《風雨過後,必定萬里晴空》系列探討(五)

一直,我弄不懂「便當!便當!揮棒落空!」這句口號,前後有什麼關聯性,但也不得不佩服,發明這句口號的巧妙心思,能將前四字、後四字,以台、國語各四句混雜對仗的方式,譜成在球場上人人得以琅琅上口的經典名句。


那是2001年初夏的某日,甫結束到中科院洽談的行程,已是中午飢腸轆轆時刻,我隨性將車停在龍潭中正路三林段輕航空隊旁的自助餐店外,然後進店內獨自一人默默低頭用餐。沒多久三位兄弟象球員,進店拿取預定的便當,然後騎著機車,揚長而去。

如果記憶沒錯、眼睛沒花,先映入眼簾的是許閔嵐巨大的身影,跟在後頭的是才剛剛進入中華職棒一年級生的陳致遠與彭政閔,三人穿著上午練球的練習服,雀雀躍躍地幫全隊張羅著午餐。雖然這一幕只有短短的二、三分鐘,當時也沒有多深刻的印象,但現在回想起來,卻有著極大的落差。尤其,大聯盟舊金山巨人隊傳出有意將與彭政閔簽約一事之後,感慨更多。

那一年,由陳致遠、彭政閔及蔡豐安所組成的「黃金三劍客」陣線,密集的打擊火力,為兄弟象開啟了第二次三連霸的豐功偉業。同一時間,黃平洋也在台灣大聯盟,拿下他生涯的百勝紀錄。

職棒選手的生命是有限的,環境也是殘酷的,你上不了,還有其他選手處心積慮的要闖進這個舞台。不可諱言,當一位職業運動員,有別於其他行業,要付出更多更辛勞的代價在專業領域上,發揮畢生所學,台灣的職棒選手,更是如此!除了實力之外,有時還需幾份機運及後天的自我成長,才能站穩棒壇而歷久不衰。

單就2001年當年季初選秀而言,第一輪各隊所屬意的人選,像是統一獅的陳揚凱(陳榮造),六年來僅拿下13勝、12敗、1中繼、4救援的成績,2005年遭統一獅釋出後,目前還在二軍代訓藍隊中起起伏伏,力圖振作。而曾經ㄧ度是和信、中信鯨當紅炸子雞的鄭昌明,在鎂光燈逐漸遠離後,因涉及職棒簽賭,不僅去年遭中信鯨開除,連帶的是訴訟纏身,難以脫困。至於興農牛所選的萬建榮,在例行賽出賽幾場後,已鮮少在球季中活躍。僅剩彭政閔與這些曾受萬眾矚目的球星,拉開了無法超越的距離,一位是已預備登上巔峰球員,其他三位,卻是連鍋邊肉都無法啣牢的悲情選手。

為什麼要特別提選秀這事呢?並非要利用選手目前的際遇拿來做比較,而是強調:當球員參加選秀,實際就是自己對未來志業(說世俗一點,是職業),作出人生重大的抉擇。

如果你不願選擇棒球做為終身志業的話,大可急流勇退,轉往運動傷害、運動經紀、運動行政等相關領域發展,把過往你曾代表國家參與的大大小小賽事,當作人生閱歷之ㄧ,甚至當作學生棒球夏令營的記憶,當作你比其他選手因為執著了點,所以有幸代表國家出征,這樣就好!

一旦決心成為職棒選手的話,就應認清事實---職業棒球是一項高報酬,卻也一定伴隨高風險的行業。

再以現階段成就來看,2001年選秀各隊第一輪人選,彭政閔、鄭昌明、陳揚凱及萬建榮四位,僅彭政閔嶄露頭角,25%的成功率,算是極低。代表職棒球員在高風險的行業裡,享有優渥的薪資,原本就是合情合理;理由很簡單,個人除了要承擔未來在球場上,可能帶來的淘汰風險與運動傷害外,更重要的是,球員把這一生最精華、最巔峰的20年,貢獻在球隊上,甚至將自尊攤在球迷無情的褒貶之間。


所以,被人詬病及爭議的是球團剝削新進球員簽約金的問題,這無疑是球團自取其辱;根本上是從私利的立場去經營球隊,只想以撿便宜的心態,看能不能矇到最好的球員嗎?試想,球員在沒有一定簽約金的保障,以及未來不固定薪資的狀況下,有誰敢把職棒生涯當作志業?充其量,只不過是混口飯吃的職業罷了!

這也難怪,職棒選手這麼輕易受簽賭集團誘惑,不惜賭上棒球生命,冒著風險打放水球。

我們再看另一個實例,多少球員退出職棒光環後,能像黃平洋如此,既有職棒輝煌紀錄外,又能在餐飲事業上撐起一片天?除了之前棒球成就,給於事業上一定的助長外,相信這個「便當」事業,絕對讓他飽嘗酸甜苦辣、體驗人情冷暖。畢竟隔行如隔山,如果我們職棒球員自甘墮落,寧可為區區數十萬配合打假球,不惜自毀長城的話,出了場連叫賣便當的機會,都可能構不到。

此時,質鈍的我,終於對「便當!便當!揮棒落空!」有些領悟,如果球員還認為,即使沒在棒球世界裡出頭,至少還有便當販賣可以創出新事業。但事情沒那麼簡單,外頭世界比職棒還複雜萬千,如果便當的先機已被佔領了,到時,你只好另創一個「便當」,否則很可能兩頭都揮棒落空。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