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印刻文學生活誌 91期 2011/3/1
〈老陳故事〉是我去年撰寫刊登於《印刻》七月號的文章,而就在去年底,因前一年季末假球案中遭到起訴的老陳,獲判無罪!

我真的感到欣慰。


然而,農曆年前和友人Jacky聊到這件事,Jacky卻說,雖然老陳獲判無罪,「但我真的不知道要不要相信他的清白」這話出自他口中,的確是非同小可的信任轉換。

Jacky看中職的資歷,大概就跟中職一樣老,而且也跟許多資深球迷一樣,從忠實的熱血青年,逐步蛻變為冷眼觀之的大叔,或許在劉保佑接手La New球團後又重拾信心,卻又被近年爆發的假球案再次推落谷底。

前年,因為邊邊角角棒球論壇的業務所需,想要先找位球員聊聊,聽聽他們的需求,在獲得論壇前輩們與老陳雙方的信任下,由我居中引薦、Jacky出面代表論壇與老陳接觸,雙方僅有一次的會談,接著各忙各的便無後續聯繫,豈知到了年底老陳就被起訴了。

那之後,Jacky自己開始經營餐飲業,工作繁忙,不但參與論壇活動的次數大減,電視轉播的球賽也沒能完整看過幾次,更何況是親臨球場了。其間唯有在中職又出了什麼包上社會新聞版面時,會來電表達關心,順便打聽一下情況,直到年前邊邊角角的尾牙,Jacky又無法出席,彼此在電話中聊上了好一會兒,我才得知老陳事件對他的影響。

Jacky告訴我,那次和老陳聊天的時候,他認真覺得老陳是個「乾淨」的球員,不僅如此,還認為老陳思路清晰,說話有條理,並且也對自己的職棒生涯、以及對工會、對中職制度改革有一定的想法和計畫,為中職裡不可多得的選手,即使論壇期望的業務有所變化,他也願意以球迷身份繼續支持老陳。或許就是因為如此,猶如失婚者好不容易脫離前一次被背叛的陰霾,決定向新對象託付信賴的那一刻,孰料老陳竟因涉嫌打假球遭到起訴。

Jacky以往在中職圈可也是能夠掌握各路消息來源的媒體人,十多年來的經驗法則告訴他,就算法院判定無罪,但「真正清白的」卻是少之又少,他能夠,或說他僅憑那一面之緣便相信老陳嗎?

我可以理解Jacky的猶疑。

台北市行天宮,主祀關聖帝君—三國時代的關羽,人稱「關公」,信奉者眾,香火鼎盛,我也從小便常與家人到「恩主公」拜拜,自己長大後也會與年紀相仿的朋友一同前往上香祈願,覺得諸事不遂時,也必定請道婆「收驚」安魂,獲得心靈上的慰藉後似乎真的也就神清氣爽起來。只是不知道哪天,我看到一位略有來往的網友,在網路上談論到「歷史上的關羽」其實「戰力很弱」、「有勇無謀」,跟烙印民間的「武聖」形象出入甚大,並且舉出一些「案例」當作佐證。在此之前,我也曾耳聞民間開始奉關羽為武聖其實是在清朝之後,在那之前「岳飛」才是武將裡的信仰主流,但岳飛可是「驅逐韃擄」的「民族英雄」,因此滿人立朝的清廷便計畫性的提升關公地位,岳王廟則逐漸趨微,形成今日民間的「關公信仰」。

又好比說關公手持「青龍偃月刀」的形象,也是羅貫中的「劇情所需」所創造,這種大刀兵器其實要到南宋方有生產……等等,這幾項論點相當程度動搖了我。於是自己常年來的「恩主公」信仰似乎也就漸漸崩解,而且不光關公,連帶被神格化的歷史人物們,亦由「神明」歸化成「人類」。這並非我開始反叛他們,我還是很尊敬這些當代不可一世的人物,認為他們值得後人效法;就如同孔子猶如亞里斯多德,是中國史上的哲學家,但我不會去祭拜亞里斯多德---期盼自己寫稿時因此文思泉湧一樣的道理。

去年中職球季結束後,La New熊隊不只將主場由高雄澄清湖北遷桃園青埔,球團也改了名,現在叫做「Lamigo桃猿」,這令許多高雄出身或因為「屬地主義」而支持的熊球迷大為反彈,不過對身為北部熊迷的我來說,則是因為能圖到地利之便而期盼著桃園主場,沒料到才開心沒有多久,球團竟將潘忠韋、李風華、黃龍義等諸多熊隊老將釋出,這下可連我都無法接受了。在陳昭穎離開熊隊後,若不是這幾位球員的表現,我想我應該無法繼續支持熊隊下去,當不了熊板板主,等不到陳金鋒加入,盼不及熊隊奪冠,進不得邊邊角角棒球論壇,當然也無法像現在這樣將心情抒發在《印刻》上頭了!

職棒球團如此鉅幅的換血方式對我來說,打擊力道可媲美假球案再度爆發——然而在激憤過後,雖然一樣為了喜愛的球員感到惋惜,縱有萬般不捨,可也同情了出資者劉保佑,應該是真的被假球案嚇怕了!雖然缺乏實證,但得不到老闆的信任,某些清白球員或許就是在這樣的「共業」下被犧牲了。要將這帳全盤算在球團負責人身上嗎?球迷徒呼負負,最後總歸無奈。

近代物理中的「量子力學」,將電子在原子中,環繞著原子核運行的層層軌跡,稱為「能階」,英文為Energy level,顧名思義,即是「能量的層級」。運行中的電子並非慢慢地、或可以隨意移動到另一個能階,而是必須吸收或釋放了能量以後「直接跳躍」到其他能階。我想,「信任」也是如此,從完全相信,到願意相信、半信半疑、很可疑、打死不信或不再相信,絕不會平白無故的變換軌道,必定是因為發生過什麼樣的事件,導致「Trust level」的跳躍。不管是對球員,或是對中職的「不信任」要再回歸到「信任」,應該要有多大的能量改變?又有多少完全脫離中職軌道的球迷,是怎樣都喚不回的呢?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