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刊載於 UDN 聯合新聞網 2011/3/10
顯然,張誌家並不認為自己被逐出中職有哪裡不對,換句話講:他認為人們對於職棒選手的道德要求太高,球團對所屬限制太過機車,但問題真的是這樣嗎?

不在中職的一年多來,張誌家表示:「退出職棒這段日子以來,他每天在家陪家人,也找朋友泡茶聊天、打打小白球,過得愜意自在。」當然,以他在日職五年所得,要過的愜意自在豈止是輕而易舉?他真的夠資格這麼輕鬆寫意。相對於其他被逐出職棒圈的人,張誌家可說是個富翁…..一個外顯豐盈,內在卻空虛到不行的假富翁!

「一個男人要買東西,卻不想讓老婆知道」我懶得去探索張誌家跟老婆的私密相處細節,但請各位正常的男人幫忙想一想:什麼情況下老公做的事不想讓老婆知道?買鑽戒買花買名牌包送給她,想給她一個感動一世人的驚喜嗎?最好是喔!

張誌家買車這檔事顯非光明磊落的,更不是為了增進夫妻情感的行為,那還能為啥?超詭異的!又為啥非得如此「不巧的」(或那麼不小心的)跟雨刷發生借貸關係?既然你身上的摳摳滿到溢出,為何還需要跟他人借錢買車?我想這種邏輯太前衛了,麻煩懂得人開導我一下。

而球團因為擔心組頭或黑道滲透接觸,對球員日常行為有所規範與限制,顯然有些球員非常不能接受,好自由、愛交朋友的張誌家便大膽告白:「以前的球員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漂亮,我喜歡一個人的率直,但也明白一個人之所以沈淪的原因了!

不認同規矩,也就表示張對於中職多年來被黑球搞到快垮掉,多次發生黑球事件,導致球團對挽回球迷信心,對所屬球員不得不有所節制的作法相當不以為然。

「思想反動者」如果只是一個張誌家也就罷了,但萬一不只他這麼想呢----陳致遠及曹錦輝顯然就是與他一掛的,至少思想層面他們是這麼的水乳交融,認為與黑道接觸並不是什麼大錯特錯,只要沒真正的打假球怎麼能說我放水呢?透過自己謬誤的認知,解釋自己謬誤的行為,負負得正,就能得到正確的人格嗎?

漂亮,這又是一個睜眼說假話的典型!

我相信,張誌家對於行為規範有他的一套價值基礎,那是超乎你我他的普世認知,尤其打了一輩子棒球卻於英年時被逐出球場,失去最主要的戰場的戰將都能這麼無所謂,透過法律行動又能改變他什麼?蝕刻在深層命底的個性因子,能這麼簡單就被改變嗎!

如此大言不慚,刷新中職的新標竿,這抗日有成的往日球星,頒給他所希望得到的光榮勳章又何妨,因為這麼經典的告白,以後要打破紀錄可是難度非常高啊!。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