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熱浪,席捲台北盆地,中央各部會首長紛紛抱頭鼠竄,遠走後山避暑,納涼兼輔選,某些前所未聞或遲無進展的原住民政策(如頭目津貼五仟、殺豬宴客習俗遭禁及太魯閣族獲就地正名等),也被順水推舟加油添醋快炒出爐,弱勢民族的文化尊嚴瞬間蒸發一空,消融在政黨鬥爭的權力迷宮裡。

 


與此同時,來自花蓮縣光復鄉(地理位置介於海岸山脈與中央山脈之間,標高100M~1000M)馬太鞍聚落的阿美族(依山傍海的平地原住民)少年英雄曹錦輝,已昂首闊步在科羅拉多州丹佛市(海拔一英哩高,約等於1609M)庫斯球場(Coors Field)為蕞爾台灣的國家榮譽寫下歷史新頁。


美國媒體向Tsao行注目禮之際,總統府祕書長邱義仁正銜命趕往華府,就公投法一案,與少數白宮菁英溝通,絕大部份美國佬對此當然毫無所悉,因為台灣不是反恐核心國家,其統獨內政紛擾和海珊死活全然無關,干他們屁事!


但Tsao躍登大聯盟的壯舉,對「國際孤兒,行不得也」的台灣而言,代誌可大條囉!內政部長余政憲即愁眉深鎖坦承,一旦Tsao被納入洛磯麾下並站穩先發腳步,在亞洲盃亮相的機會就微乎其微,少了這名強投的加持,咱的奧運參賽權之爭鐵定不樂觀!


余部長愛國心切溢於言表,他也一語道破很多球迷惶惑不安的心聲,但這番談話暴露出台灣當權派「思想落伍,眼光短淺,格局狹隘」的通病,則是不爭的事實!


首先:旅外球員個個有約在身,他們有義務要服從的對象是球團,而非台灣政府;即便有種種因素居間作梗,導致他們統統回不來,難道這場仗就不用打了?未戰而先屈,兵家之大忌!莫非余部長打從心底瞧不起馳騁CPBL的職棒明星?認定他們「不過是一群徒有花拳繡腿,見不得大場面的蝦兵蟹將」?眾所週知,余部長是標準球癡,一定深諳「球是圓的,打了纔知道」之棒球哲理,以其貴為棒壇重量級大老的敏感身份,實不該發表類如「與其讓這些飯桶出去丟人現眼,不如先豎白旗投降認輸」的荒唐言論,打擊軍心士氣不說,讓外人看笑話更糗!


其次:假設一切如咱所願,旅外球星皆緊急應詔返國述職,以日韓兩軍精銳盡出勢在必得的架式,我們果真是人家的對手嗎?就算不懷憂喪志(附和余部長的說辭),憑咱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軟硬體條件及設備(孵了十幾年,下不了半顆蛋),我們有什麼理由要求成棒隊在國際賽拿出像樣的成績?即使僥倖跨越奧運入口門檻,在雅典競技場上面臨中南美洲暴力列強的圍剿時,咱的「夢幻台灣」奪牌機率又有多少?祭出盡忠報國的貞節牌坊,召喚旅外球星相忍為國共襄盛舉,卻踢到大鐵板,咱原本即脆弱不堪的棒球自信會否因此一蹶不振泡沫化?


再者:華人社會統治階級慣用僵化的儒家教條(其內容總不脫「禮義廉恥溫良恭儉讓」之刻板思維)行使權力,動輒教忠(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教孝(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進行「國難當頭,大局為重」道德勸說,把活人的腦袋放在岳飛、文天祥、史可法等忠孝節義模範教材的歷史灰燼上燒烤,強逼人民對體制無條件效忠,而最後的獲利者永遠是掌權者!這套海枯石爛萬年不朽的封建邏輯,即使已遺害千載荼毒無數,至今仍陰魂不散,殘留在法治國家民選政府的施政綱領裡,真叫人嘖嘖稱奇!咱不妨捫心自問:台灣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在冒險滿足國家的政策需求後,誰來彌補奉獻者/被犧牲者可能遭致的損失?又,如果這是一個不公不義、認同混沌的國家,當個人利益與所謂的國家利益相扺觸時,人民為什麼沒有選擇背叛/逃避的權利?當奧運參賽權(純粹短線操作)與立足大聯盟(長遠宣傳利益)兩者孰重的價值衝突產生時,有關單位的國際觀何在?


試以Tsao為例,就「國家」角色的明顯缺失,舉一反三,延伸上述觀點。


其一:Tsao在被洛磯隊吸收前,曾被三級棒球的基層教練操得渾身傷痕累累,這筆帳要算在誰頭上?學生投手遭過度使用的情形,從過去到現在始終沒有改善,未來想必也好不到哪裡去!


其二:Tsao在「明日之星」賽登板獻技時,身著繡有青天白日台灣國旗的球衣,並未招惹中共的騷擾,因為大聯盟係強勢獨立組織,不受國際奧會管轄,中共的政治訴求無用武之地;一旦Tsao返國,投入亞洲盃,咱「自己的國家」能護著他保有這份光采嗎?大夥還不是列隊向不倫不類的「中華台北」梅花旗致敬!大聯盟辦得到的,台北官方卻無技可施?身處異域備受禮遇,心向祖國未必快活!旗歌的尊嚴受制於人,「台灣」果真是一個國家嗎?If only it were true!


其三:Tsao,在山的凝視下長大,經過座標平移,又往山裡去!他屬於山,更精確地說,他本身就是一座「充滿傳奇勵志色彩的山」!從美麗島的山到新大陸的山,他,跋山涉水,穿梭太平洋兩岸,縱橫兩地棒壇,在棒球場的投手丘小山上,取得他父母及族人終生難以企求的POWER,而助他攀登頂峰,成就這股POWER的貴人,是山姆大叔,不是「張嘴仁義道德,動手巧取豪奪,時而策略性施小惠圖大利」的台灣人!


Tsao是球速絕佳的天生好手,他的POWER源自於「從小就被迫要努力向上爬升所累積出來的驚人能量」!他,自幼就被山擁抱,而山本身就蘊藏著建設性/毀滅性兼具的神祕POWER,有形的山(意謂著障礙)可以訓練體耐力,無形的山(象徵重重隔閡)錘煉出他超乎同儕的心智成熟度,這也是洛磯隊看好他的關鍵所在:發憤圖強無畏無懼的人格特質!


Tsao,自台灣不毛之地的東岸翻山越嶺到富庶豐饒的西濱;又從「貪婪之島」的台灣飄洋過海到人生地不熟的美利堅合眾國;自1A小聯盟嶄露頭角後受傷復健一年,再潛沈迴游至1A重新出發,而後奮起至2A並直奔大聯盟,其間的經歷固然備極艱辛,仍不及其個人社經地位爬升過程的苦澀於萬一!


Tsao,出身台灣社會階層最底部的原住民,祖先的姓名權、文化權、土地權早被野蠻粗暴的漢人剝削/榨取得一乾二淨,許多族人在被社會遺忘前已先行自我放棄,在如此惡劣的困境下,生存談何容易,沒有養成超優的學習/適應能力,一切都免談!


在台灣被壓迫慣了,到美國吃苦耐勞算什麼,美國佬再壞,也不見得比台灣人狠,更何況美國佬一直把他當寶貝,對他可好得很!誰說英文很難?台語和北京話都朗朗上口了,區區26個字母怎會難倒他!美國佬教他投球技巧,台灣人逼他把叢林法則的戰鬥技能背得滾瓜爛熟,在台灣既然死不了,到了美國更沒有理由活不下去!


台灣選手成功逆輸出,在象徵最高水準的大聯盟出賽,Tsao創造台灣的歷史,但這只是一個開端,他還有更重要的使命要完成,那就是,發揮不屈不撓的韌性,繼續往上爬,在大聯盟揚名立萬,用個人具體的成就,喚醒麻痺不仁的台灣人,正視自己的良知,善用被賦予的權力,歸還被強盜者的權利,終結原住民族老是與酒/娼劃上等號的悲慘命運!


如果台灣社會內部連最起碼的少數民族解放運動都不被允許,欲解決複雜性更高的國家認同問題將難上加難,因為就程序正義而言,民族議題永遠優於民主論辯,貿然省略民族自覺(分裂社會療傷復健的機制)此必經步驟,民主發展的進程即欠缺「正當性十足之基礎建設」,其所呈現的民主面貌不過皮相而已,在這種情況下,公投法的實施只是塑造另一個變臉的新威權,對整合並凝聚命運共同體的國家意識反倒不利,主事者不可不慎!


曹錦輝啟示錄告訴我們:Taiwan Should Aim Opportunities!


台灣的球迷別忘了,在幫Tsao加油時,要記得自我設定一個合乎人道關懷與社會良知的「好球帶」!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3.7.31~2003.8.13第92期(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