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咱們台灣,高層行政長官勤於下鄉訪視民意,彰顯官威兼驗收人氣,大家早已司空見慣;而各級民意代表為了固守基層票倉,對五花八門的選民服務一概來者不拒,也不會有人大呼小叫,但職棒下鄉,開拓潛在票房這檔事,若與政治/民代沾上邊,即使立意甚佳,打起來的味道還是有點走樣,彷彿一切都變了調,聯盟的「信用指數」每每蕩然無存,真不知道該怪誰!

 


職棒好不容易揮別賭博陰影,逐漸回溫了,卻有愈來愈多的人,眼見有利可圖,紛紛卯勁搶搭這班順風車,尤其是最需要鎂光燈庇蔭的政治人物,斷不會放過這個大好的做秀機會!從年初阿扁總統大力促成兩聯盟整合;到球季開打前跨黨派立委們,為了廢止「判將條款」,赦免轉檯球員的「死罪」,而疲於奔命到處趕場,大開公聽會;再到前陣子屏東縣立委邱議瑩,為了「原定今年在屏東舉行的五場賽事,無故在季中遭聯盟不動聲色予以沒收」一事,出面向主事者陳情,要求回復原有的屏東賽程,試圖影響聯盟的獨立運作等,凡此種種不一而足,過去幾年被長期冰封在冷凍櫃裏的職棒議題,一夕之間身價翻兩番,盤中急拉至漲停板,變得炙手可熱,儼然有否極泰來今非昔比之勢,而政治人物長袖善舞見縫插針的本事,更令人嘆為觀止。


其實,要說到政治人物關心職棒,現任內政部長余政憲絕對是「中心打者」的不二人選,他不但經常出現在球場的觀眾席上(不像某些人繞場一周沾個醬油就拍拍屁股落跑),甚至還屢屢遠征海外,親臨現場為國家代表隊壯聲色,目前南台灣規模最大的澄清湖棒球場,也是他在高雄縣長任內所催生出來的(只可惜許多軟硬體設施金玉其表敗絮其中),反觀這回邱議瑩挺身而出,替屏東球迷「代打」請命,就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了!因為印象所及,她似乎較少參與棒球相關事務,甚至有沒有常看棒球都不無疑問,但這並不重要,令人訝異的是,聯盟居然言聽計從,做個順水人情給她,把原本已如大衛魔術般憑空消失的五場比賽,硬要回四場!姑且不論更改賽程的前因後果(我們也同樣為屏東球迷叫屈),難道聯盟遭逢政治力介入,就必須兩手貼緊立正聽訓,任人擺佈嗎?職棒已邁入第十四個年頭,聯盟的遊戲規則還得因時因地因人而異,翻來覆去,朝令夕改,動輒被球團領隊會議牽著鼻子走?未免太遜了!


翻開職棒賽程表,屏東已經連續三年被摒除在外,今年適不適合重返職棒的懷抱,乃茲事體大,須從長計議,季前就應精算一番評估清楚,哪有在季中改來改去的道理?雖說聯盟對外宣稱的理由是場地出了問題,但有那麼巧嗎?怎麼邱立委發個嬌嗔,關切一下,原有的問題就突然迎刃而解?


試問,若沒有立委介入,屏東的賽程仍有可能恢復嗎?再進一步思考,聯盟既不受立法院監督,也不用勞駕立委諸公挑燈審預算,他們幹嘛買立委的帳?莫非背後有更高層的政治力介入?如果這起抗議行動,是由民間人士(比如說兄弟象的屏東後援會)自動自發自導自演,聯盟還會二話不說「馬上辦」嗎?纔怪!


而歸根究底,聯盟該不該安排屏東的賽程呢?當然應該!因為站在推廣職棒的立場,聯盟應跳脫票房的迷思,把眼光放遠,持續開發偏遠地區的球迷,讓各地鄉親都有機會躬逢其盛,從此以後職棒也不再是都會區的專屬品!


其實從去年花蓮球場落成後,聯盟已開始酌量安排七、八場賽事在花蓮舉行,而花蓮的鄉親也相當捧場,人氣不在西部之下,充份印證棒球迷是無遠弗屆的。更何況,台灣有不少現役職棒好手係出身花東地區的原住民,但他們的鄉親卻一直苦無機會,替自己的子弟兵加油助威,職棒能夠東進花蓮,不但具有回饋故里的正面教育意義,也進一步達到開發新球迷的目的,聯盟面子、裏子雙贏,花蓮鄉親也多了個休閒的好去處,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呢?已解散的台灣大聯盟過去也曾開歷史之先河,遠征花蓮(甚至進軍宜蘭的羅東球場),獲得不錯的迴響,一度還讓那魯灣產生誤判,以為市場的餅愈打愈大,有意在花東地區成立第五隊,不管這是不是夢幻行銷的美麗錯覺,至少有人曾經意識到「偏遠地區不無票房潛力」,兩聯盟送做堆後的新聯盟,應追尋前人的腳印,繼續打拚下去!


數十年來,政府重北輕南的政策,使城鄉差距愈來愈大,東岸更是被遺忘的世外桃源,連棒球場或棒球比賽的安排都分配不均,屏東與花蓮不過是其中一兩個例子而已!未來,聯盟應「去都會中心主義」,持續嘉惠偏遠地區,只要相關硬體設施配合得宜,宜蘭、台東、南投等地,皆可試著安排幾場,甚至跨海登陸澎湖表演也不誇張。


且讓我們以日本職棒為師,觀摩他們的經營方式。


大家都知道讀賣巨人隊的大本營在東京,但可能很多人不曉得,他們每年都在北海道安排幾場例行球賽(一九八八年呂明賜初登一軍即紅遍日本時,曾在札幌球場揮出紅不讓),而一個殘酷的事實是,當地的球場,不僅觀眾席空間有限,票價也低於東京巨蛋,路程又遙遠,勞師動眾遠征一趟對巨人軍絕對不划算,但他們為何每年仍樂此不疲?原因無他,就是「走出中央,回饋地方」,這是巨人隊經營成功的秘訣之一,也是巨人球迷遍佈全日本的道理所在。


再回頭來看台灣。


職棒口口聲聲以營利為目的,這點雖無庸置疑,但賺錢不能無限上綱成「唯一目的」,因球團本身有其應盡的社會義務,即使下鄉岀賽所負擔/犧牲的成本比較高,聯盟與球團的適時回饋還是會為未來的發展打下基礎,大家不妨一起把餅做大,讓職棒遍佈全台,更深入基層人心,就這點而言,政府甚至可以考慮「用補貼的方式,協助推廣職棒」,透過政策性的獎勵措施,刺激相關業者的下鄉意願,把普及棒球風氣視為一種全民運動,由政府身先士卒帶頭探路,間接挖掘棒壇可造之材,讓他們有朝一日能循陳金鋒和曹錦輝的成長模式,進軍美國大聯盟為國爭光,屆時獲利的當不僅止於球團或政府,而是全體人民!


至於開疆闢土的出賽隊伍,六球團雨露均霑是上上之策,不要陷入「非讓最受歡迎球隊打頭陣不可」的迷思,須知目前各隊的球迷分佈/民意基礎相當不平均,而古有明訓:不患寡而患不均,要是由最紅的球隊先上,卡位一成功,很可能「先到先吃,先吃先贏,贏了就走人」,如此一來將衍生「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惡性循環,大大折損當初下鄉耕耘的美意!


當然,從這次屏東賽程的風波中,我們也見識到政治力量的無孔不入,並洞察職棒聯盟的顢頇作風,在此忍不住要奉勸聯盟主事者,不該做的就別做(例如,對政治不設防,任其強迫取分),該做的就用力去做(譬如,持續下鄉開發球迷),別流於短線操作,吝於長遠規劃,否則到頭來留下一個又一個的殘壘,再熱情的球迷也會絕塵而去!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3.8.14~2003.8.27第94期(杜堽/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