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棒又爆放水疑雲,果真大新聞!難道非得勞駕阿扁天天賞光,親臨現場督陣,啟動御用國安系統全程保防,纔能遏止這股瘴癘之氣?但定神細思,職棒再傳賭博歪風,這哪是新聞?魔高一丈的地下組頭何曾對職棒網開一面?從來沒有!內行人心知肚明,媒體欲語還休,球迷渾渾噩噩,大家埋著頭當鴕鳥,依偎在一起相互催眠,問題始終存在,根本未獲解決,只不過「放水」跟「賭博」是截然不同兩回事,不可也不該混為一談!

 


放水者,打假球,形同公然舞弊,欺騙所有「觀賽」(眼不見為淨,沒看的不算)的「球迷」(到現場持啦啦棒加油或蹺著腿在家盯轉播的人),惡性之重大自不容寬貸,但類此純道德二分法的泛泛之說,不無簡化事實之嫌,因為放水亦有「主動迎合」(受利誘)及「被動配合」(遭脅迫)兩種,怎能概括論述?


賭博行為就更複雜了,因為好賭成性的台灣人本就無賭不與,從家家戶戶逢年過節的衛生麻將,到戒嚴時期的大家樂、坊間明牌紛飛的六合彩,乃至於近兩年公辦民「贏」的樂透/四星彩,全省賭透透的民風民氣早就席捲城鄉遍地開花,只待立委諸公臨門一腳,聯手將候審多時奄奄一息的博弈條款夾帶過關,賭國台灣即可就地「正名」為海角一樂園,立院龍頭王金平方城雀戰動輒輸個幾百萬又何足為奇!


在小賭怡情(不破壞家庭),大賭助興(未動搖國本)的相對寫照下,拿職棒比數當標的賭個輸贏也沒啥大不了,糟就糟在有人「願賭不服輸」(你儂我儂的連宋配,是最典型的現世報),動起歪腦筋預謀「綁標」,把不長進的「軟骨」球員拖下水,干涉並操縱球賽的結果,讓職棒的真實性和可信度大打折扣。而見微知著,在社會的大染缸裡,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儘管職棒賭博的人為弊端未必與賭博應否適度除罪化之司改命題有關,但它所反映出來的價值扭曲現象,卻是朝野官民一體適用的普遍性通病,只怕這點比職棒賭博本身更值得關注。


沒有人會否認,別名貪婪之島的台灣也是弊案之島,阿扁正是拜國民黨「貪贓無窮盡,枉法幾時休」之賜,於立委任內窮追猛打源源不絕的超大型弊案而聲名大噪,成為弊案立國的最大獲利者!昔日的阿扁,拿弊案當賭注,累積超人氣的籌碼,向舊時代兌換新台幣的權力現金;如今,舊世代的弊案幫閒客,在政治豪賭落敗後,猶掀桌不認輸,沆瀣一氣尋求反撲,置所謂的「揖讓而升,其爭也君子」於不顧,「勝固可喜,敗亦無妨,橫豎瀟灑走一回,打過這美好一仗」的運動家精神蕩然無存,堂堂國家大位都可以如此情緒化呲牙走唱,區區市井飛絮又何足掛齒惦記?也休怪職棒賭棍有樣學樣,未見賢難思齊,遇不肖者必如法泡製,甚至變本加厲,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


綁幾個球員算什麼!選戰惡鬥時,敵對政黨腸胃總動員,到處下鄉宴客/餐敘綁樁的嘴臉又好到哪裡去?重大建設的招標過程,或都市計劃的變更地目,怎可能沒有官商勾結利益輸送?鬼才相信!上市公司的股票內線交易/違約交割案屢見不鮮倒也罷了,各級民代利用職權,違法超貸「債留選民」,才真叫人氣結!一千億的金融重建基金不就是要替這批人擦屁股的嗎?但這是納稅人的血汗錢哩!


既然大家都為了新台幣在做弊,有罪理應同當,為何假道學的媒體要單挑職棒,予以毒打一頓?此言顯然差矣!媒體不爽的是,戴白手套上場打假球的選手,以及「挾球員以自肥,其勝也不武」的賭客!


奇怪的是,棒球是陽剛味十足,近乎純男性的運動,非常崇尚「及時挺身而出,隻手化解危機」的英雄主義迷思,骨子裡也隱藏著「暴力的魅惑」(時速一百六十公里,如子彈般凶狠的快速球;飛行五百英呎遠,如砲彈般威猛的全壘打),從事「如此雄性氣概」運動的人,理應具有反擊暴力的勇氣(心理特質)和能力(肉體優勢),為何在遭黑幫圍事時如此軟弱無助噤若寒蟬,致唯唯諾諾被輕易收編為內應?難不成他們不是怕「槍」,而是「愛錢愛得要命」?果真如此,那錯就不在賭客身上!


否則,台灣的治安或司法就真的破產了!試想,連虎臂熊腰的職棒球員,在不敢自力救濟的情況下,也因不信任執法單位的能耐而吝於向他們求援,那手無縛雞之力的一般人,在遭逢類似困境時該怎麼辦?


回到棒球的本質再進一步申論,個性怯懦的選手能在球場上展現棒球應有的施暴/受暴/抗暴美學與力學嗎?答案恐怕昭然若揭!果真如此,球迷買票進場看一群懦夫做戲幹嘛?而聯盟的「無為而治,姑息養奸」更令人費解,照說他們是「最狀況內的圈內人」,怎會瞧不出異常比賽的個中端倪和蹊蹺(哪一隊的哪些人疑似在搞鬼)?莫非主其事者的專業水準仍不夠火候?那台灣職棒豈不快完蛋了?


六球團共組的聯盟,總是習慣性地仰首巴望政府的救贖,自己反倒像個沒事人般,站在旁邊活蹦亂跳,把所有的責任撇得一乾二淨,統統推給沈默不語的黑幫份子,彷彿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而他們的清白斷不容懷疑!換句話說,學生橫行校園打打殺殺,干訓導處屁事?即使家長來興師問罪,也不須理會!


過去素有「棒球縣長」令譽的內政部長余政憲該想想辦法了,剛馬殺雞過後應該挺有精神的,可以幹點正經事了,趁職棒還有救的時候,趕快把陳年賭博懸案查個水落石出,不要讓阿扁老是看流氓球賽,唯有除惡務盡,扁蓮配再度凍蒜後,有功者才有望更上一層樓,否則國球既危,國亦危矣!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3.10.16~10.29第103期(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