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榮鷹訪台賽有一則漏網新聞是,贊助商之一的宋省長向合夥人連主席不斷抱怨「為什麼電視攝影機的鏡頭不對著我們?」言下之意除訓示戰哥「球員算老幾,咱才是主角」外,不無慨嘆「此一時,彼一時,昔日執掌新聞局長官璽,操弄媒體佈置之官威俱往矣,多少舊愁新恨湧上心頭,奈何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下很賭爛」!

 


戰哥怎麼回應老宋的絮絮叨叨,我們不得而知,但興票先生的外行話聽在球迷的耳裡,當然很不是滋味,因為棒球比賽的焦點就是在本壘板,放諸四海而皆準,世界各國都一樣,沒有例外,老宋難得光顧球場沾個醬油,何不稍安勿躁,藉機臨摹一下阿扁老僧入定的板凳造勢學怎麼發功(撥冗一遊最大目的莫此為甚),幹嘛屁股還沒溫熱就蠢蠢欲動,急著找記者拍照存證?憑他那坐立難安的姿勢,攝影機又能拍到什麼?除了嘴巴嘟嘟囔囔的大頭貼外,難道是要拍他的膝蓋?


答對了!用膝蓋想也知道,宋省長就是要大家睜亮眼珠瞧他那謀略十足的膝蓋,因為這一年來他的膝蓋南征北討伸縮自如,為他立下不少汗馬功勞,鋒頭之健早就壓過他的腦袋瓜,權力慾的發聲器也從頭殼順勢下移至十字韌帶(雙掌合起來,求白馬王子別擋路)和半月軟骨(雙拳打個揖,請地方山頭選邊站)構成的肉造戰略碉堡,以便隨時就地臥倒,再匐匍前進,為佔領總統府的割喉大戲取得更有利的試鏡角度。食髓知味後,走到哪都要秀一下他的寶貝膝蓋,連到球場看個球也不忘提醒媒體「特寫一下老子的膝蓋吧,這是俺的獨門絕技,虛晃個幾招,就能上頭版,你說好不好用?戰哥和扁弟就使不上勁,只能閃邊涼快去,看我一個人表演!」


阿跪得意洋洋地猛誇他的膝蓋,一旁的連戰再也捺耐不住,立刻抓起麥克風清清喉嚨,對著滿場觀眾脫口驚呼「大鷹榮」,棒球外交史上最經典的政治不正確果真震懾人心,但眾人在錯愕之餘,不免心生納悶:戰哥雖生於「和棒球毫無淵源可言」的中國北方,好歹也是小熊和白襪這兩支傳統勁旅所在地芝加哥出身的博士,棒球常識怎會如此貧乏?家裡這麼有錢,就算沒看過豬走路,也應該吃過豬肉吧?


嘀咕歸嘀咕,大家還是不得不承認「阿舍所犯的錯誤可以被原諒」,因為再怎麼說,他都有在用腦袋!


此話何解?


廢話!聲帶不是附著在頭殼裡面嗎?只不過這小不點兒在腦袋裡所佔的比例實在太低了,低到奸巧的阿扁動員幾個腦細胞就可以輕易壓扁它!


阿扁除自掏腰包捧王貞治的場,也維持慣例,坐在看台上與球迷同樂(謝絕泛藍軍在本壘板後方圈起來的貴賓席),五局打完還搶在連宋之前跳進場內,以總統之尊,衝至休息室與球員握手,這種踢館行為是謀定而後動的防禦性攻擊,因為他絞盡腦汁,費盡心機,花了很多時間,認真經營職棒族群一整個球季,斷沒有理由在此瓜熟蒂落割稻曬穀的節骨眼上,被聞風而至入侵的外來插花者(intrusive invaders)給橫刀奪愛強行接收。


他以最小的成本(門票一張),租借政敵的場子,執行主權宣告的固本專案,達到確保戰果的預設目標,理直氣壯整碗捧去,極大化個人政治利益,為2003棒球年的球場行腳秀劃下成效非凡的句點。


一如本壘板攻防戰,得分與不得分之間的劇烈衝撞,猶如一場掠奪者與反掠奪者兩派的權力鬥爭。阿扁在反侵略、反併吞的過程中,只不過充份展示「權力是長在腦袋裡面」(膝蓋根本沒路用,最終讓海珊失去政權的胳腮鬍也是長在腦袋外面的裝飾品,台灣阿跪應引以為戒)的優勢,並沒有掐住連戰的脖子,是阿舍自己心虛講錯話,而口誤成癖的政客一旦掌權,很可能置國家於另類危機中,南韓總統盧武鈜就是一個例子。


他在會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時,堅持北韓核武問題應由「相關當事人」(concerned parties,意指美韓雙方,將中國排除在外)自行解決,遭南韓媒體嚴厲批判,盧雖辯稱其原意係「多邊會談」(multilateral talks),但已引起中國疑慮,讓北韓危機更形複雜化。萬一連戰不幸當選下屆總統,他有無可能邯鄲學步,在就職典禮上受阿跪之請託,把宋黨(People First Party)最愛的「人民」一詞夾帶在演說稿中,再度不慎將Republic of China 喊成People of Republic of China?


本文原載於TaiwanNews 2004.1.1第114期(李祖杰/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全站熱搜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