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灣職棒代表性的第一號強打,既然在島內已幾無對手,就應該把砲口轉向美、日,拎起球棒帶頭衝鋒

還記得棒球明星張誌家赴日之前拍的那支「老外」廣告嗎?這家飲料廠商最近更換了劇本,在新推出的廣告中,活蹦亂跳的男主角變成一個半露胸膛、披頭散髮、肩上扛著一根超級大球棒的原始人。老實說,如果沒有畫面旁那一行簡介字幕,還真的很難認出這位仁兄就是──「恰恰」彭政閔。

不知是巧合還是諷刺,就在這支廣告的宣傳照於某報曝光的同一天,高球天王伍茲也拍了一張神采奕奕地站在軍車上豎起大拇指的照片,對照彭政閔滑稽突兀的造型,編輯下了個這樣的標題:「老虎,耍帥;恰恰,耍寶!」

同樣是運動明星,為什麼伍茲如此雄赳赳氣昂昂,而咱台灣職棒的打擊王、兄弟象隊當家第四棒,卻甘為百萬元酬勞,付出近乎醜化形象的犧牲?

打從去年亞錦賽起,表現不亞於陳金鋒、遠勝過陳致遠的彭政閔,人氣與球技便不斷向上提升,今年球季開打後更是一路開高走高,打擊率、全壘打、打點等攻擊指標都穩居領先,已有凌駕陳致遠成為象隊看板人物的架式;尤其是今年聯盟為因應奧運而放寬好球帶,眾家強棒叫苦連天之際,他的棒子依舊不受影響熱得發燙,某資深職棒教練就曾在媒體上疾呼:這樣的天生好手被埋沒在台灣,實在可惜!

的確,如果彭政閔不能放眼天下更上層樓,只能困守台灣故步自封,天天面對球速不及一四○公里的「慢速球」(象隊總教練林易增說,這種球速應付台灣打者已綽綽有餘),球技不但進步無門,拍廣告還要被毫不尊重球星地位的廠商糟蹋惡整,咱職棒的格局只怕會愈玩愈小,球員形象向下沉淪不說,去年亞錦賽被日本強投修理的噩夢,也肯定會不斷重演!

所以,奉勸「恰恰」追隨「前任老外」張誌家的腳步,勇敢踏向更高層級的海外殿堂吧!身為台灣職棒代表性的第一號強打,既然在島內已幾無對手,就應該把砲口轉向美、日,拎起球棒帶頭衝鋒,為了讓球技精益求精,也為了替後輩們打開坦途,更為了與棒壇全球化的趨勢接軌,這是無可推卸的重責大任。

當然,出國深造不是包袱款款就有人捧著簽約金請你加盟,而且二十六歲的「恰恰」也不容許再有分秒蹉跎,因此首要之務是趕快找個可靠的經紀人,鎖定明確的戰略目標,如果心嚮美國,不妨在球季結束後轉戰加勒比海的冬季聯盟,因為那兒聚集了來自全美的大聯盟球探,以他遊刃有餘的打擊爆發力與超強的適應力,不難獲得伯樂青睞。

若退而求其次,以日本作為攻擊發起線,也未嘗不可。歷年在東瀛揚眉吐氣的台灣子弟都是投手,以野手身分打天下的,早期如亞洲巨砲呂明賜的時運不濟曇花一現,當下則有前年台灣職棒全壘打王陳文賓適應不良鎩羽而歸,掐指一算,也該是需要一位強腕用球棒扳回顏面的時候了,否則老讓日本球界看扁咱的野手(長島茂雄就曾說過:台灣的國家隊只有投手值得提防,打者則不足為懼),未免讓人不服!

提起中信鯨隊的陳文賓,不免讓人聯想到作風一向保守的兄弟球團,是否也願高抬貴手,讓隊中的靈魂人物出國歷練?

平心而論,身為三連霸的超人氣勁旅兼台灣職棒的指標性強權,象隊在面臨與世界棒壇交流聯結的關鍵時刻,是選擇大氣魄地擁抱棒球地球村,為霸業的長遠之計紮根,還是畏首畏尾地停滯不前,甘心以「台灣第一」自滿?當麾下將才胸懷大志想出去闖蕩的時候,要以樂觀其成的開闊視野助其一臂之力,抑或敝帚自珍捨不得放人?答案自是無庸置疑!更何況媒體也曾披露彭政閔「若有機會,願放洋一試」的想法,何不將心比心、玉成其事?

或許有人會問:把鎮隊之寶放走了,往後的比賽怎麼辦?別忘了,台灣職棒球員合約在形式上已改為一年一簽,如果球團付不出足與球員身價匹配的薪資,球員絕對有權利理直氣壯地另謀高就,怪只怪咱的選手多半太古意了,對球團的「道德勸說」無力招架,連立志出鄉關的彭政閔,都在抒發抱負後加了個「如果不能遠征,只好留下來繼續玩」的註腳,真是情何以堪!

且把焦點轉向日本:這幾年松井秀喜、鈴木一朗等巨星接踵赴美大展鴻圖,「自由球員」制度(打滿九年就獲自由之身,可與任一國的任一隊接觸,美國則是六年)的實施是一大助力,而彭政閔之所以亟思單飛卻又不敢輕舉妄動,顯然與台灣欠缺這樣的典章、阻斷了球員的出路有關。因此,聯盟與球團是否該認真思考:讓「自由球員」列入咱的職棒規範裡,此其時矣!

遙想當年,野茂英雄為了一圓大聯盟美夢,不惜自日本引退,破釜沈舟的結果是帶動同胞逆輸出美國的熱潮,也令山姆大叔對東方棒壇刮目相看,加速了棒運全球化的腳步;反觀咱的豪打英雄彭政閔,卻為了攢幾文錢(球團還要抽成)在螢幕上搞笑裝可愛,實在令人為他叫屈!不知象隊高層可有這樣的體認:子弟兵羽翼既豐,就讓他自由翱翔吧!他日若得反哺,不僅是球團之福,更是台灣職棒立足世界的地基大樑!

本文原載於新台灣 2004.5.1~5.7第422期(鄭浩/邊邊角角棒球論壇成員)

 





unhittab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